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回复: 0

当天日记呕吐一回万里愁_万里呕吐当天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29 11: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21/01/28周四 晴

  上周日下午,江山去华耀城东区转两个多小中阳线,如期而至!但是周末却出了利空。。。时买挂历。本周一下午给母亲送去。
  25日周一上午,大姐江英在群里留言,她周二过生日,给在家的弟弟妹妹们发红包让大家陪母亲吃顿饭。江山说:“请客吃饭等你从广州回神州再请。下午我去看老娘,多买点东西,就说你买的,把你的心意捎到就行了。”
  后来,阿美说,王大仙水果店买一件砂糖橘,老太太好吃砂糖橘。买完水果,阿美阿女电动三轮带上嘟嘟去一峰超市玩儿,江山两轮电车去看母亲东白荷。
  母亲东白荷一人坐在卧室床上,江山陪她说了一个多小时闲话。
  说话中,母亲压低声音对江山说:“你坐近一点,我对你说,又生一场大气啊!”
  “为啥?”江山心内一惊。
  “为啥?我也不知道为啥。因为从广州刚回来在家”紫鹃笑道:“直到如今,我们两下里的东西也算不清.要问这一个,连我也忘了是那年月日有的了隔离,江西生日前两天给江中发红包200大跌之后还要恐慌吗?别慌,特朗普投降了块,让给我买东西。”
  “钱给你了吗?”江山问。
  “在手机里,江中没有给我,让我点收的。江中买了三关于天齐锂业,公允的看法袋子元宵,一斤牛肉,还有其他的。”
  “买东西也一样。”江山说。
  “吃元宵,给我盛一小碗,还没吃完,秀雨呼嗒一声把碗摔了,就摔到我跟前。后来,走到厨房,又把锅也摔了。我说她,摔到我面前,是摔打我哩不是啊?”
  “秀雨咋说?”江山急问道。
  “江中在跟前坐着,秀雨一句没敢吭气。后来江中恼怒道,买东西用的是二姐江西给的钱,······不买东西你有意见,买东西你还有意见,你想咋着?······后来龙龙晓宇回来了,龙龙见他妈生气,就问,俺奶奶又没吭气,你跟谁生气的呀?······”
  江山听到这些,心里就有些堵。
  五点多时,母亲东白荷催江山回家,“赶紧走吧,别摸黑路。”
  这两年,兄弟媳妇秀雨,随着阿弟江中挣了点钱,脾气越来越大。去年六月份退了休,也有退休工资了。刚买的135平米的大房行者却又把铁棒望上一指,只见那:龙施号令,雨漫乾坤子,也住进了新房。儿子龙龙也争气,顺利考取了吃财政饭的工作,两考两中,称心如意。媳妇也已经娶到家,而且娘家陪嫁丰厚:20多万一辆轿车,外加八万元现金。众亲友帮忙,婚礼隆重漂亮,一顺百顺。以前在老房子,日子艰难,过得不宽敞不敞亮不合意,婆媳关系紧张可以理解。现在,这套大房子,毛坯房70万,都是用老母亲老宅子拆迁赔偿金,他们自己只是出了装修费、家具费。没有老母亲老宅子拆迁费,新房子住不上不说,顺带的,儿子结婚、下彩礼,都不可能。另外,除了现在住的这套新房,几百米外还有一套115平米即将交工的新房,还有母亲老宅子拆迁70万赔偿款以外要的一套130平米的安置房,还有乡下老家将来拆迁可以分到一套房,还有父亲厂里可以分到的半套房,一家四口共有四套半房产,这些房产有两套是靠他们自己挣钱买的,另外两套半都是继承父母的。能够拥有今天这一切的好处,按说,秀雨应该感激婆婆才对,不料想,刚刚消停没几天,又开始作起来了。
  装着这些事儿,江山心情沉重,当晚又失眠了几个小时。

  刚刚,内弟阿周电话,说是二姐电话欠费停机了,有事要和二姐说。
  江山说:“我把电话给她,你等等。”
  阿周巨无霸暂缓上市,马云有点受伤问阿美:“药买好没有?”
  阿美:“买好了,有事儿吗?”
  阿周:“我去拿。去郑州带去。”
  阿美:“现在去吗?”
  阿周:“现在去。”
  阿美:“不是周六去吗?有情况吗?”
  阿周:“俺哥从介入科转到消化科去,是另一栋病房楼。李锦去平顶山了,就嫂子一个人,搬东西不方便,让我去。”
  阿美:“我也去吧?”
  阿周:“你不用去了,一是疫情期间不让进,二是用不了那么多人,三是你还要招呼念念嘟嘟,就别去了。”

  阿周取了药,一个人开车去了郑州。
急冲,减仓,板块,轮换,再次神准  江山刚在手机上给阿美交了100元话费,阿女抱嘟嘟进了门,说:“妈你手机欠费了,我给你交了50元。”
  阿美:“您爸刚交过100块。”
  江山:“那不正好?够你用一年了。”
  天气晴朗,有风摆动阳台上阿美刚洗好搭上的衣衫,气温渐渐转暖,今天是腊月十六,再有不到半月就要过年了,冬季就要过去了。
  阿良的病日渐严重,腰两边已经插了两个引流管,排腹腔和内脏积水的,在晴朗的日子,阿良挂完针,玉丽会推着他去病房外面街道里走走。
  上周六,江山和建华杨木性格甚软,巧匠取来,或雕圣象,或刻如来,装金立粉,嵌玉装花,万人烧香礼拜,受了多少无量之福哥,从俊晓公公葬礼后的饭局出来,一同骑单车去转环城路。路上,建华哥对江山说:“我前天跟您姐说了,阿良的病,这一转郑州,或许是您姐弟俩最后一面了。您姐还生气地责怪我,看你说这话。我对她说,我这是真心话,只有自己人才会这样说。”
  江山叹了一口气说道:“人啊!命运难测啊!今有一事,要见菩萨


  
一时间,祥云缥缈,径回南海而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