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回复: 0

广东省化州市新安镇沙古岭村长盗抢国家、集体、私人财产_化州市新安广东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30 10: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每日一问:探讨事件驱动与市场的关系!学而思   在 20世纪 80年代初,新安镇沙古岭村各家各户都种植尤加利树,老农龙伯(罗元龙)原有30亩的林地,自己便再向村集体另外承包40多亩的林地,加起来共70多亩的林地,龙伯就开情绪周期理论#游资核心操盘课程。始天天背着两岁的儿子到地里挖土除草,亲手一棵一棵把尤加利树苗种下来,期盼着当自己种下的70亩树苗成材后,儿子成家时就可以把木材卖掉换钱给儿子盖房子。有了地、种了苗也施了肥,从此龙伯也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就等树苗茁壮成长。后龙伯一家因为生计,全家都去了深圳务工,只有到了春节才能回家。
  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辛苦种下的树苗,已经平均每棵长成了直径50厘米的大树,龙伯想着这70亩的尤加利能卖个200多万,这笔钱能帮自己两个儿子盖房添家具,这何其让老父亲高兴,这毕竟是作为老父亲的一生所愿。然而,2015年发生的一件事,让龙伯一家彻底陷入了绝望和痛苦,自己培育了三十多年的林木竟被一个犯罪团伙连续几天盗光,而这团伙的主犯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村的村长刘亚松(中共党员)。连片的成材树林散发出来的原野清香,却让刘亚松嗅到了商机,他盯上了龙伯这几片价值不菲的尤加利树林,垂涎三尺的刘村长见到龙伯在外地务工,觉得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他赶紧找到自己两侄子刘寿福和刘寿才、“军师”罗元茂、两位副村长刘兴荣和罗燕光谋划此事。团伙人员选了出来,“保护网”也要密织,他们涉嫌通过吃请、钱色等惯有手段把新安镇林业站、镇派出所、市林业局这几道重要保护网铺设开来,打点好了关系,接下来就毫无顾虑举起了伐木锯,把木材运输车开进了龙伯的树林。2015年某月的那几天,这一伙人忙乎了起来,树林里伐木工人在林间穿梭,伐木锯的发动机声嘈杂不断,龙伯的大树一棵棵倒地,村里村民不明就里,看到一车车装满木材的车开进开出,以为是龙伯回来要把自己的树卖钱了。几天时间下来,龙伯在新安镇局埚仔岭、奔岗岩岭和鸡见仔岭旁的尤加利树被悉数盗光,连盗伐后的树桩都被连根拔起,运出去卖掉,然后迅速再种上速生林树苗并以此霸占70亩的林地,如此环环相扣、周全严密的作案方式,着实让人脊背发凉,更让龙伯这位老农防不胜防。
  龙伯一家得知自家林木被盗后,心如刀割,如同天塌了一般,急忙开始寻求法律救济,但是对于龙伯而言,即将面临的却是一条道阻却长的维权之路。龙伯先是到新安镇林业站举报,可他去的行政机关却正是刘村长他们布下的第一道“保护网”,被打点好的林业站的该案件相关负责人对龙伯的口头报案置之不理,以需要书面报案为由拒绝了该案件的受理,如此就轻松地在行政途径上堵住了不懂字的龙伯的第一道维权通道。在刘村长的精心布局之”焙茗笑着拍手道:“我告诉姑娘,姑娘进去回了,咱们两个人都得赏钱呢.你打量什么,宝二爷的那块玉呀,我得了准信来了下,龙伯维权的第二通道新安镇派出所、第三通道市林业局又都被相继堵死。龙伯痛苦地回忆说道,市林业的该案相关办案负责人为了防止自己找其他行政部门,竟涉嫌用威胁恐吓手段试图剥夺其意志自由,称不能再去报案,如果报案就让派出所的人抓龙伯去坐牢。刘村长这一伙人也全方位对龙伯施加精神压力,指使“军师”罗元茂对龙伯进行威
  胁想让其屈服,称龙伯敢去投诉的话,三天之内就可让派出所抓龙伯坐牢;并叫嚣“上下都是我和刘亚松的‘人脚’(被买通的行政人员),看你有啥本事"。副村长罗燕光放言:“我们就是明着斩你的林木,你都无法咬我的鸡”,副村长刘兴荣则更狠,试图将威胁放大:“如果不撤销之前对我们的举报,你家的建房用地和孙儿的就学审批,都别想从我这通过”。
  2020年12月29日11时,化州市林业局的扫黑办四位工作人员约龙伯去刘亚松违法侵占的林地处指认现场,林业局扫黑办的一位苏姓工作人员涉嫌泄密给刘亚松,刘亚松召集其子刘寿贵和三名侄子(刘寿锦、刘寿才、刘寿福)共五人操起粗大的棍子冲出来当着林业局工作人员的面叫嚣要打死并埋了龙伯,林业局人员在现场只是做表面功夫拦了一下他们,遂各自散去。事后龙伯打了110报警,新安镇派出所说会调查,但未见派出所作出任何实质性行动。种种威吓阻难之下,在将近七旬的龙伯前方,竟无去孙行者叫道:“八戒!妖精来了,何不动手?”那呆子不认真假,掣钉钯赶上乱筑,那妖精使铁杵急架相迎路。
  当笔者在采访龙伯的时候,见到一位90岁的同村村民刘以坤大爷拿着拐杖被他儿子和儿媳搀扶着向我们走来,大爷向我们讲述了他一家的不幸遭遇。80年代初,村集体分给坤爷承包8亩林地,坤爷爷一家一直都是在那片林地上种速生林,以此为生。2018年3月份,坤爷爷一家在那片树林种了桉树苗,强抢豪夺成瘾心性扭曲的刘村长想借此机会侵占那片树林,于是11月份便和副村长罗燕光在坤爷刚刚种了树苗的地方点了一把火,8亩多的1米高桉树苗被烧死,没有烧死的树苗也好办,提刀过去手起刀落,凡是坤爷爷所种的树皆被砍掉,然后让人种上自己的树苗,企图将那块林地占为己有。据坤爷爷说,11月的某日,干活回来的坤爷爷儿子刘自海碰到刘亚松一伙正在自己的林地上种树,便上前和刘村长理论,村长自然不是好惹的,专业整治乡亲不服10余载,借用公权力碾压村中父老效果显著,于是马上打电话给镇里的派出所所长王某伦涉嫌把刘自海抓到派出所拘留并万般恐吓,企”薛姨妈同着宝钗进了屋子,因为头里进门时已经走着听见家人说了,吓的战战兢兢的了,一面哭着,因问:“到底是和谁?"只见家人回道:“太太此时且不必问那些底细,凭他是谁,打死了总是要偿命的, 且商量怎么办才好图以此威逼刘自海放弃山林权属,对于农民,在强大的国家公权力面前,如同待宰的羔羊,而派出所就是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力的行政机关,正确运用,群众自当拍手称快,但如果被不当利用、以权谋私,这强大的国家机器转而便成为村民最恐惧的噩梦。村长深谙此道,村民但有不服便以此治之,坤爷一家从此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
  坤爷爷谈及此事心有余悸,眼泛泪光继续和我们说起2017年的一件事。当时国家鼓励农村进行生态环境整改,这让刘村长又有了生财的好机会,村长对于村里的矿产资源如数家珍,只要时机成熟,转手一变就是私人财富,他早已获知村集体的一块耕地下埋藏着一种优质的高岭土,是制作陶瓷用的优质原料,2017年某月,以响应国家政策之名将该耕地进行挖掘盗取矿土,在挖掘的过程中发现坤爷爷的用生活饮用的水井地下也埋藏着丰富的高岭土矿产资源,连水井也一并强行挖掉。挖掘作业后,一些表层废土挖出来无处丢弃,竟运到坤叔家门前,将坤叔自家鱼塘用这些废土填平。由刘村长组织的犯罪团伙盗取约2000吨高岭土,共获利20多万,给国家造成约120万损失。
  听坤爷爷说起同是2017年刘村长干隔夜外盘:欧美股市集体收涨纳指涨超2% 标普逼近历史最高收盘纪录的那件让全村村民气愤的事,更让笔者听得咬牙切齿。2017年国家电网对沙古岭村进行电网改造,按规定是不收取任何费用的,但唯独新安镇大坡村委会沙古岭村刘村长要求每户缴纳600元,由副村长刘兴荣和罗燕光向每户收取该笔费用,否则停电处理。而坤爷爷家是同一条村庄但属不同的村委会,势单力薄且因林地、鱼塘事件与刘村长交恶,刘村长便唆使罗海青、刘寿杰、罗志青三个手下勒索坤爷爷电线安装费3000元。2020年,坤爷爷的儿媳妇黄群秀向新安镇镇委书记、化州市公安局、茂名市公安局举报刘亚松等人的勒索行为,但由于该案件在侦办过程中被办案人员涉嫌向刘村长泄密,刘亚松获知自己被举报到了茂名市公安局,火速于2020年3月13日13时唆使两名黑社会人员和副村长上门,逼迫黄群秀收回3000元。黄群秀希望他们对自己一家的罪行得到公正惩治而拒绝其返还3000元,刘兴荣便想恐吓黄群秀的女儿刘娇收下钱,逼迫其签写收据,并威胁黄群秀让其撤回举报信。坤爷爷一家对自己所遭受的欺压愤懑不平,决心与黑恶势力对抗到底,不做任何妥协。果不其然,一个月后坤爷爷家的电线被刘亚松命人剪断,至今仍未恢复通电。
  刘村长视本村村民为鱼为肉随时宰割,对外村的土地也尽其所能任意抢掠。位于新安镇横岭下村委会上高垌村蒲岭后背岭642县道边的26亩农用地,这块农用地上的林木被刘村长违法砍伐了之后,利用其中的500平方米非法修建了一栋四层的商业建筑物,市的查违办责令新安镇依法依规对该违法建筑立案查处,可时至今日该案没有下文,违建建筑物依然为刘村长经营家私生意所用,这26亩农地用其他面积,除了一部分被刘村长扩增为违章建筑的风水塘之外,其他的大部分面积被其利用为非法经营河沙和碎石买卖的经营用地,堆放了大量的不明来路的河沙、碎石,运输车辆和工人频繁进出。就在该违法建筑的背面,原来是沙古岭村村集体23多亩的良田(其中包括9亩国家保护的永久基本农田(三丫塘永久基本农田)),被刘亚松挖成违章建筑的风水塘,就长年在原农田耕作的农民反映,被挖成风水塘之处,原是泉涌,是该片区其他国家基本农田的水源地,如今被挖成鱼塘,水源地顺着地势往下流的低洼处25亩国家基本农田因源头水利条件被改变而无法耕种。此外,在另一处位于崩岭埇罗元龙、刘自海、刘自河、刘自斌等本村村民的7亩基本农田被刘村长侵占并供其亲戚(邱日海)将该7亩国家永久基本农田挖成鱼塘养殖。如此一来,刘村长因一己之私,直接造成了至少41亩国家永久基本农田和17亩一般耕地被毁坏。另外,刘亚松在该处挖鱼塘的时候,有村民前去与其理论,被刘亚松殴打。
  永久基本农田即对基本农田实行永久性保护,2008年党和国家提出此概念,"永久基本农田"即无论什么情况下都不能改变其用途,不得以任何方式挪作他用的基本农田。现在的永久基本农田就是我们常说的基本农田。"永久"两字,表明了党中央、国务院对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的高度重视,体现的是严格保护的态度。而刘村长之流,目无国策、国法,更无党纪!再任由其作威作福,不采取实际行动予以制止,定祸国殃民!
  刘亚松长期盘踞沙古岭村,不断壮大势力抢掠资源,其背后却是村民们的苦难。可是,在没有民意基础的情况下,一位受村民唾弃的村长是如何长期被选任的呢,原来事情大有蹊跷。刘亚松是属于村民小组长,根据《广东省委员会选举办法》规定,村民小组长的产生需由村民小组召开村民小组会议或户代表会(过2/3户代表)过半数参加方能举行推选会议,也就是村长的选任必然要村民会议才能通过。可刘村长的连任,偏偏绕开村民会议,金钱笼络罗元茂、罗勇青、罗海青、刘寿杰、刘兴荣、罗燕光、罗桂光、刘寿福、刘寿才、刘寿贵、刘寿华等人,并且承诺予以他们要职和利益,于是黄袍加身继续盘踞村中占山为王!
  2020年1月的换届选举,因为有了大量的举报和诉讼,刘亚松村长和他的得力助手们又开始了操控选举,首先公布了一张2018年到2020年的“换届清帐”的村里收支情况表(没有列明收支项目明细),公布的村里总收入额为30903.68元,然后安排罗元茂等人到村里每家每户逐个威吓,如果不选刘亚松为村长,将还之以颜色!据了解,对于村中的集体收入,除了每年国家补贴给村集体的20万公益林款项之外,还有村集体10张共30多亩的鱼塘承包款收入等等,其中的财政腐败可想而知。
  村集体的利益属于全体村民,最让村民们愤怒的是村中的财务收支状况,在刘亚松任内竟从未公布过。根据《广东省委员会选举办法》规定,重大的开支重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大的事务都要提请本组村民会议表决,然而刘亚松与被刘亚松把持的村委会委员,村中的集体收入被他们瓜分,重大的事务也不经过村集体的表决,私自作决定谋获利益。2015年,沙古岭村一带的林木被国家评为生态林,每年均有400多亩的生态公益补偿款20万元,村民们至今未得到该国家补偿费用。
  凡有林木生长之处,都容易招人惦记。村里老农罗定光早年承包沙古岭村(坡子栋)的集体土地,种植了12.3亩桉树,2015年此处被国家评为了省一级生态水资,刘村长强迫老罗以两万五千元的价格转卖,然后于2018年5月,刘村长无证砍伐了该承包地生态保护林一共1353株的林木,获利15万元,其中优质的林木两万亿美元巨头来了!PIMCO完成在华私募备案 能否搅动固收市场?木材卖给了化州兰山番昌木厂的老板张玉成,其余的出卖到官桥昌茂木业。盗伐林木来钱快,刘村长利用自己在村中的权势,盗卖他人的林木获取赃款屡试不爽,于2019年10月沙古岭村老鸦斗生态林,其伙同刘寿福、刘寿才将该林35亩树林盗伐。
  沙古岭村,听起来给人一种民风淳同缘同相心真契,同见同知道转通朴、家家安乐的感觉,如果没有此番对村民反映情况作细细了解,怎知刘亚松之流在村里作威作福,把好好的一条村庄的村民弄得个个人心惶惶不可终日。除上述多起严重的刑事犯罪案件外,还有多位村民向笔者讲述几起案件:
  1、被害人刘国超:2017年2月27日,刘亚松将属于新安镇横岭下村委会上高垌村集体的26亩林木砍掉,并于该地非法修建违章建筑物,上高垌村的村民刘国超前去与刘亚松理论时,被刘亚松和其儿子、侄子三人摁在地上击打其头部和胸部致伤。此事之后,以被害人刘国超为村代表的上高垌村集体向相关政府部门举报刘亚松,后该举报信内容被办案人员涉嫌泄漏给刘亚松知悉,刘亚松涉嫌打击报复刘国超,于2019年3月9日雇请彭剑峰驾车撞击刘国超的车,企图制造交通事故欲陷害刘国超醉驾。
  2、被害人刘付松:2012年12月28日,刘亚松做钢材生意,涉嫌雇请涉黑人员5人,骑着摩托车在刘付松驾车回家的路上将其拦截,手持70CM的大刀恐吓刘付松并毁坏其车辆,威胁刘付松称:如果想活命就转行。
  3、被害人罗元贵、罗定光(罗元贵父亲)、刘付晓兰(罗元贵妻子):2018年10月18日,刘亚松以沙古岭茅建旧村坡子林地和鱼塘投标种植林木和养殖为名,诈骗罗元贵5000元。2018年11月1日,刘亚松无故殴打罗定光,并打电话给当时在外务工的罗元贵并向其勒索10万元,后罗定光因被殴打导致心脏病发。2018年11月11日,刘亚松集结30多名涉黑人员挖掘并破坏被害人家庭住所进出的唯一道路。2018年12月5日,据参与当天与刘亚松、王某伦等人吃饭的知情人士透露,刘亚松勾结新安镇的派出所所长王某伦在酒店吃完饭、喝完酒、商量好对策后,21时22分,王某伦带着几位民警驾驶警车到罗定光家中,闯入罗定光的住宅,个个浑身酒气,王某伦威胁罗定光并取罗定光手机打电话威胁罗元贵必须撤销对所涉案件的上网举报,否则立即到广州抓捕罗元贵。2019年2月6日,刘亚松组织涉黑人员对被害人对其犯罪行为的举报进行打击报复,将罗元贵和刘付晓兰殴打致伤,同时对被害人的车辆打砸致损,前来股海沉浮:你要美,你要有大长腿,才算完美!阻止该涉黑团伙的村民也被打伤。不久,被害人罗元贵的奶奶,在见闻自家这些不幸遭遇、打击报复后,在威吓恐惧中不幸离世。
  4、据村民反映,2014年,刘亚松的侄子刘寿福、两位女婿参与电信诈骗和假手表的买卖生意,其中两位女婿被追究了刑事责任,但是侄子刘寿福却是漏网之鱼,其利用赃款建造多处房产,其中一处属于违章建筑,2018年刘寿福在新安镇的庵下村通过非法手段买得几百平方米的耕地,没经过国土自然资源局的审批就在该地方建了一栋名叫福永家私商城的违章建筑。
  5、2020年,刘亚松涉嫌在鹤地饮用水水库非法盗取河沙,把盗得河沙运往化州市黄竹坑村一处占地面积5亩的洗沙场进行加工,该处为刘亚松非法占用他人的农田,出产的成品沙运往他的新安镇横岭下村委会上高垌村蒲岭后背岭642县道边违章建筑附近堆放售卖,经营半年获利约几百万。后因占用他人农田、污染周边环境被村民举报,该非法洗沙场被迫停止经营。
  以上关于刘亚松及其他犯案人员的全部案件事实由化州市新安镇大坡沙古岭村以下村民署名共同检举揭发:罗元龙15814667658;刘以坤440924193212274739;罗定光15875892022;刘付松44092419591009473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