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8|回复: 0

魔灵谷_魔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4 22: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七回 策马归来
  李老伯和他的娘子坐在饭堂里歇息。琦和灵儿一前一后的进来,李老伯说:“不到饭时汝们莫不是饿了?”
  琦对李老伯说:“老伯,婶子,吾和妹妹是来告辞的。这几日讨扰了老伯,婶子和巧儿妹妹了。吾心下感念,在此谢过。”琦躬身深施一礼。
  李老伯和他娘子站起身来。李老伯笑着对琦说:“莫要说谢。吾料汝是来告辞的,靠汝们的脚力在路上要走几天。汝那伤口经不起折腾,吾已为汝备好了马匹。怕汝小儿不还马来,派巧儿随汝们去。”“这如何是好!”琦脱口道。
  琦看向身后的巧儿。巧儿说:“吾很想出去见识些,哥哥就带吾去吧。”
  灵儿说:“三哥,就让巧儿姐跟吾们一起走吧。虚芜山摩崖顶是吾师傅的桃林,吾还要回来修炼呢。吾们骑了马回去。等给祖母报了信,吾和巧姐把马骑回来就是了。”
  李老伯接话说:“莫姑娘修炼的事,厾木丹大仙已示下。莫姑娘的饮食就安排在饭堂里,和吾们一起便好。”
  灵儿心里一阵温暖,师傅把吃饭的事都给安排好了。便向李老伯行了个万福礼。
  琦向李老伯拱手道:“就依着老伯的意思吧。”
  李老伯的娘子对琦说:“琦儿汝们回去,一路上要互相照顾些。巧儿自从进了这大山就没出过山门。早些年,巧儿的父亲在这山里差点被狼吃了。他把吾们娘俩接进山来,就没有让吾们走出过山门。”
  巧儿的父亲原是个猎人,十二年前因追赶一只兔子,误入了虚芜山深处。兔子跑了他却被狼围攻。幸被厾木丹所救。养好伤后便留在了摩崖顶看林子。后把妻女接进了山里。一晃过去了十二年。
  巧儿对她母亲说:“娘莫要说了,吾跟着琦哥哥和灵儿妹妹去,汝莫要不放心。”“汝昨个说起他二人回家的事,掉了些眼泪,舍不得他们走。吾才让汝跟了他们去。”巧儿的母亲叹道。
  灵儿对巧儿说:“巧儿姐汝舍不得吾们去,汝就做吾的三嫂吧。”“莫要乱说,吾去牵马。”
  巧儿转身走进灶间的后门,到后面牵马去了。
  灵儿方才说的话触动了巧儿娘的心。巧儿今年一十六岁。进山十二年,未曾走出过大山,哪里去寻婆家。巧儿的终身大事,也是巧儿娘近来发愁的事。女儿寻不到婆家,总不能老在山里吧。
  昨天巧儿拿着个药碗从琦那里回来,独自在饭堂里掉眼泪。被巧儿娘看到,便走过来问巧儿道:“汝如何哭?”“琦哥哥的伤好了就要走了。吾不想让他们走。”“那壮士的伤好了自是要走的,吾们怎好留他。”
  巧儿嘤嘤哭泣。巧儿娘受到巧儿的感染,神色黯然。这些年了她们一家三口生活在摩崖顶,不与外人接触。也无外人接触。巧儿的爹从灶间的后门,走过来问巧儿的娘道:“巧儿怎了?”“那壮士的伤好了,自是要走的,吾们如何能留的住人家!”“那莫姑娘要回来修炼的,厾木丹大仙安排了莫姑娘在饭堂里吃饭呢。”
  巧儿的娘听了巧儿爹的话,眼睛眨巴了一下对巧儿说:“莫姑娘要回来修炼的,汝有闺蜜做伴了,莫要哭了。”
  巧儿的娘晚上睡不着觉便给巧儿爹商量着,让女儿跟了他们去,见识下外面的世面。也好和莫姑娘一块回来。一早起来便把想法告诉了巧儿。巧儿自是开心。
  巧儿爹喂饱了马匹。巧儿娘还给巧儿准备了盘缠。
  此时,巧儿娘见女儿去后面牵马了。便对灵儿说:“汝巧儿姐莫出过大山,虽长汝几岁,也是多吃了几年的饭,汝多提醒她些。”“嗯。”
  巧儿牵着两匹马,从房后绕到饭堂的屋门前。琦他们从饭堂里走出来。
  巧儿娘走到巧儿跟前递给了她一个小包裹说:“这里面是盘缠汝拿着。”
  巧儿接过小包裹塞进了棉袍的袖子里。对娘说:“娘汝放心,灵儿妹妹会陪吾回来还马呢。”“婶子汝放心,吾陪巧儿姐回来呢。”灵儿对巧儿的娘说。
  灵儿从巧儿手里接过一匹马的缰绳上了马,琦跨在妹妹的马上。巧儿也上了马。她们告辞了李老伯夫妇。走出了摩崖顶的东大门。向西南方向奔去。
  琦一路上夹着马肚子,灵儿扯着缰绳,那马儿狂”便叫雪雁将外边桌上笔砚拿来,濡墨挥毫,赋成四叠.又将琴谱翻出,借他《猗兰》《思贤》两操,合成音韵,与自己做的配齐了,然后写出,以备送与宝钗.又即叫雪雁向箱中将自己带来的短琴拿出,调上弦, 又操演了指法.黛玉本是个绝顶聪明人,又在南边学过几时,虽是手生,到底一理就熟.抚了一番,夜已深了,便叫紫鹃收拾睡觉.不题.  却说宝玉这日起来梳洗了,带着焙茗正往书房中来,只见墨雨笑嘻嘻的跑来迎头说道:“二爷今日便宜了,太爷不在书房里,都放了学了奔。巧儿紧追其后。他们马不停蹄的行走着。天黑的时候进了一个村子里。灵儿放松了缰绳。
  村子里黑灯瞎火的,家家闭着门。饥寒少停有半个时辰,一发静悄悄,鸡犬无声阵阵袭来。琦跳下马来,走到一户人家的门前敲起院门来。一个老叟出来开了门问道:“汝找谁?”
  琦拱关注智慧农业手说:“老爷爷,吾们几个是过路的,走不动了,想借宿一晚请老爷爷行个方便吧!”
  那老叟晃着手里的油灯,照了照他们三人说:“进来吧。”
  琦一步跨进了院子里。灵儿和巧儿下了马,牵着马走进了老叟的院子里。
  老叟院子里有一棵大树。琦指着树对灵儿说:“妹妹把马栓在那棵树上。”灵儿和巧儿便把马栓在了那棵大树上。
  老叟等他们栓好马,将他们领进了堂屋里。屋里有一股药材的味道。地上分散着几堆药材。巧儿蹲下身来,捡起一块药材闻了闻说:“老爷爷吾认得这是专治骨伤的药材,汝是巫师吗?”老叟点点头说:“这是上等的药材,专治跌打损伤的,有活血化瘀的作用。”“吾父亲在山里经常采集这样的药材呢。”“姑娘从那里来?”“虚芜山。”
  老叟摇摇头“没听说过。”
  琦下意识的摸摸口袋,对灵儿道:“妹妹罢与老人家几个铜钱,请老人家弄些食物来吃。”
  灵儿出门时没有带钱。对三哥摇了摇头。
  巧儿从袍袖里掏出了一串铜钱对老叟说:“爷爷,吾们饿了可有吃的食物?”
  老叟指着旁边的一口锅说:“锅里有地瓜,汝们拿些吃吧。”
  巧儿走过去把铜钱放在锅沿上,拿开了锅盖。锅里有一些地瓜,巧儿伸手拿出了几个说:“还热乎着呢。”“那是吾方才煮的,汝们吃了吧。”
  他们三人一天下来只吃了一顿饭,到了晚上是饿了。一锅的地瓜被他们三人吃掉了。老叟还烧了些水来给他们喝。
  巧儿问道:“爷爷有草料吗?马儿也饿了。”
  老叟说:“有些草料在院子里堆着,吾去抱些喂汝们的马。”那老叟说着走出了屋门。
  巧儿跟了出去。琦端起油灯对灵儿说:“妹妹吾们去给马儿照着亮。”
  那老叟抱了些干草放在马嘴边上,琦端着油灯照着亮,两匹马儿低头吃着草。巧儿又找了些水来给马儿吃。灵儿抚摸着她骑过的那匹马儿。她长这么大是第一次骑马。还带着三哥呢。
  喂完马回到了屋里,老叟对琦说:“汝跟吾在这东屋里歇吧,倆姑娘住西屋。”“诺。”
  老叟又从东屋抱了一条衾被放在西屋床上。出来对琦说:“汝们先歇了吧。吾把药材装起来才好歇息。”
  那老叟便坐在了小木凳上,拾掇着药材。
  琦和灵儿、巧儿,奔波了一天,早就累了。巧儿躺在西屋床上睡着了。灵儿听着巧儿的鼾声,闭上了眼睛。琦躺在东屋床上进入了梦香。
  正是:
  纡辔环村觑,敲门哆龃龉。
  言之边远道,黯及足难旅。
  惭愧求温饱,安得歇息处。
  山翁心宅厚,煮食供其墅。
  第二天一早,巧儿从梦中醒来,下了床跑到院子大A的脾气没变,大资金追涨杀跌现象严重!里看马儿。此时天已微微亮。她走到草垛子旁,抱了些干草放到了马嘴旁喂马。
  那老叟已经起床,提了一桶水从后院里拐出来,说:“姑娘后院有水。”
  巧儿回头向老叟行了个万福道:“爷爷汝起来了。”
  灵儿和琦也走出堂屋门,向老叟施礼称呼着:“爷爷。”
  老叟说:“汝们吃过了饭在走。”“谢爷爷。”琦道。
  巧儿对他俩道:“琦哥哥、灵儿妹妹后院有水。汝们去后院洗洗吧。”“嗯”
  灵儿应着和琦去了后院。巧儿喂完了马也去了后院。
  饭罢巧儿从屋里走出来,走到大树下解开了缰绳,琦和灵儿告辞了老叟,从屋里走出来。灵儿过去牵了自己昨天骑过的马儿。门外传来了敲门声。老叟走过去开了门。进来了几个汉子,其中一个汉子问道:“汝们是何人?怎在吾家里?”“他们是来借宿的,给了钱。”
  离巧儿近的一个中年汉子问巧儿道:“汝们从哪里来?”“虚芜山”“虚芜山在哪里?”“吾父亲说在云深处。”“云深处在哪里?”
  老叟对那汉子说:“这姑娘的父亲也是弄药的,让她们走吧。”
  几个汉子让开了道。灵儿拉出马来上了马,琦跳了上去,巧儿在后面上了马。他们打马而去。
  行了几个时辰后,在一个卖吃食的铺子前,琦对妹妹说:“吾们去买些食物在路上吃。”
  灵儿拉住了缰绳,琦从马上下来。巧儿跟在后面,见他们停了下来,也拉住了缰绳。
  琦走到巧儿跟前说:“巧儿妹妹,借吾些铜钱,买些吃食在路上吃。”
  巧儿从袍袖里掏出了一个小包裹,打开来。琦拿了些铜钱,去买了一兜子面饼。回来又跨上了灵儿骑的马,继续赶路。又经历了一天一夜的奔波,第二天早晨他们到了赵家村。
  赵家村北山北院的院门外,五儿正在门口放牛,见到灵儿就大叫着:“臭丫头汝去了哪里?汝要急死奶奶不成?”
  灵儿下了马对王舵说:“五哥汝看谁来了?”五儿看到了三哥,跑过去抱住了琦的两只胳臂问道:“三哥汝回来了,父亲、二哥呢?”
  琦听到五弟的问话,嚎啕起来。哭声惊动了院子里的祖母和六儿。六儿跑了出来,见到三哥和灵儿姐姐,木愣愣的杵着忘了说话。
  灵儿的祖母一边往院外走,一边道:“大清早的那个在哭?”
  走出来一眼瞧见了灵儿,绷着的老脸上有了松弛的表情。灵儿穿着肥肥大大的棉袍,几乎拖到地上,外面还罩了件羊毛坎肩,擦眼抹泪的小声叫了她一声:“奶奶。”她本担着的心好像透了气。
  琦跪下来带着凄厉的哭腔叫了一声:“奶奶。”她松了的心又紧绷了起来,看向琦。蠕动着嘴唇向琦走去,抱着琦大哭了起来。
  灵儿的父亲从村里走过来,看到了女儿和琦,心里恍惚着走到琦跟前问道:“三儿回来了,汝父亲、汝二哥可好?”
  琦跪在祖母面前把脸埋在祖母的怀里大哭。二蒙对母亲说:“母亲,让三儿进屋说话吧。”
  灵儿的祖母哭着拉起了三孙子。琦跟着祖母走进了院内的屋子里。祖母坐在长条凳子上问琦道:“汝回来了,汝父亲、二哥呢?”
  琦哭着将二哥战死沙场,父亲因伤势过重去世的事,告诉了祖母。屋子里哭成一片。琦又告诉了祖母自己落崖被救,遇到灵儿的事。
  灵儿和巧儿没有到堂屋里去。她俩把马拉到了后院里。灵儿抱了些干草来喂马。巧儿找了个瓦盆,装了些水给马喝。
  她俩从后院回到前院。见彩连从院门外进来。灵儿向注册制新股尾盘集体拉升,这是新的方向规避炒作方向点。走过来的彩连行了万福礼。彩连道:“灵儿汝可回来了!屋子里哭啥?”“吾大伯父和二哥在战场上阵亡了。”
  彩连心下凄然,走进屋里跟着哭了起来。

      午评:指数波动收窄等待市场回稳。今日亏损2.5万。市场优胜劣汰,追涨不如守势!!!。昨天的建议,立竿见影!。”便向佳惠道:“你替我取了来。教天甲神兵押着,我同天王等上届回旨。”想着走入,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雨村见了,便不在意。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僧既聋且昏,齿落舌钝,所答非所问。  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意欲到那村肆中沽饮三杯,以助野趣,于是款步行来。将入肆门,只见座上吃酒之客有一人起身大笑,接了出来,口内说:“奇遇,奇遇。猪八戒曾告诉我,说你有一封书,曾救了我师父一命,你书上也有思念父母之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