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回复: 0

五问王永平(恳请中央纪委、驻工信部纪检组关注)_中央纪委恳请关注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6 10: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问王永平:

  重庆市刚翔建筑公司老板汪祠刚在江北区文星门街30号寰宇天下观澜苑B区2栋1701、1703违规开设的私人会所,主要方便其对少数领导干部展开的“围猎”活动。经中间人王林海(音)的引见,王永平与汪祠刚得以相识。此后,王永平不仅甘心被汪“围猎”,还于2016年下半年至次年上半年的期间,多次携带刘伟(现任重庆市烟草专卖局副局长)等几个亲信下属,到汪的私人会所内接受其宴请。
  其后,王永平受汪祠刚所托,先是在其管辖范围内即将开标工程(重庆烟草物流公司技改环境工程)的招标文件中加设了诚信分条款,后又让刘伟和赵幼林(音)与汪直接对接,修改文件中的评分办法,以助汪祠刚排除竞争对手毫无悬念地中标。因赵幼林没有按王永平指令给予配合,王永平因此立即寻了一个台面上的理由,免去赵上任仅仅一两个月的要职,并将其从自己的亲信小圈子中排除。紧接着,就直接安排刘伟出面办妥了此事。

  而众所周知的是,十八大出台的八项规定及六条禁令,中央最高领导人三令五申严禁全体党员及领导干部们违反。但时任重庆市烟草公司法人(总经理)的王永平,不仅自己带头违反,还拉拢其亲信小圈子共同参与违反!正是针对王永平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的这类行为,【2014年12月29日,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研究部署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会议指出,要把党的纪律建设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强化纪律刚性约束,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党内决不容忍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拉帮结派。(12月29日新华网)】

  因此,请问王永平:对中央再三强调的“严禁接受吃请”、“严禁搞团团伙伙、结党营私”等等纪律规定,你到底依仗的何方权势?竟敢置若罔闻并且毫无顾忌的再三触犯?

  二问王永平:

  八项规定第一项:要改进调查研究,到基层调研要深入了解真实情况,总结经验、研究问题、解决困难、指导工作,向群众学习、向实践学习,多同群众座谈,多同干部谈心,多商量讨论,多解剖典型,多到困难和矛盾集中、群众意见多的地方去,切忌走过场、搞形式主义……
  请问王永平:重庆市仅仅30余个区县公司,你2015年上任直至19年10月底离任,中间长达四五年的时间,扪心自问还有多少个区县你从未涉足?主要的烟叶种植区、扶贫区更是一次都没去过。就是这个近在咫尺国家投资高达5个多亿的工地,我不确定2017年之前你是否有过视察。但我清楚2017和18这两年间,你是一次都未去过!有你这只荒唐怠政还和老鼠们沆瀣一气的既庸”翠墨道:“我们刚才进去去瞧了瞧,颜色不成颜色,说话儿的气力儿都微了. "湘云道:“不好的这么着,怎么还能说话呢且贪的猫,颜昌武、张炼等鼠辈因此才敢于明目张胆地对各建设单位吃拿卡要、中饱私囊。鼠辈们身子吃肥了、胆也吃壮了。竟然发展到监守自盗的地步,而且明知你王永平在染指的工程也照样争抢不误。而施工单位因不堪忍受颜、张等几只硕鼠的贪婪饕餮,从2018年4月份底开始,包括我在内的多家单位,纷纷通过不同方式和渠道向你反映颜老鼠的问题。但直至年底,不仅对他没作任何处理,反而赐予了颜老鼠更大的权力。两畜牲因为彼此之间的挟制及相互利用的需要,已合谋沆瀣一气了!颜老鼠眦开深深的寒牙猛烈反扑,造成我们又一轮更加巨大的损失和伤害!10月底,我被迫停工维权之后,重庆三建与消防安装两家公司,也相继前往江北区政府上访维权。补充一点:我在2018年近八个月的时间里,数十次恳请向你当面汇报,却悉数遭你拒绝!荒唐的是,毁我一切并将我戕害至无法生存的人,从头至今也未敢见我一面。
  请问王永平:你的时间都到哪儿去了?或在北京或在往返京渝两地的天空上吗?你坐镇重庆烟草公司的数年间,平均下来,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往返。算日头,每年竟有远超40%的日子不在重庆。忙于公务或是照看你的女儿?抑或是参与团团伙伙的活动寻租保护伞?对此,还需纪检部门调查确定。如今已经确定的是:因你频繁前往北京,为方便自家的出行,而强迫兄弟单位购置了一台车供你驱使。此事虽然遭到他人的举报,但彼时你的保护伞尤其强大,一拖两拖竟然就没了下文?
  而八项规定第八项明确提出:要厉行勤俭节约,严格遵守廉洁从政有关规定,严格执行住房、车辆配备等有关工作和生活待遇的规定。
  请问王永平:八项规定中第一、第八两项,你可有违反?相比你犯下的其他恶行,这两项其实还算比较轻微的了。不要再妄图搞攻守同盟、和继续对抗组织的审查!如此,只会加重你的罪孽。

  三问五永平:

  2012年12月4日,最高领导人首次提出“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并于2014年将“共同推进一体建设”的理论写进了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2017年10月份召开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树立宪法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理念。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要带头尊法学法守法用法,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特别要保护人民的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
  请问王永平:中央领导人对各级党组织和全体党员的要求,你是否看清楚了?对最高领导人的重要指示,按照中央有关方面要求,你自身及组织公司干部,是否认真学习并贯彻落实了?
  如果没有,无论什么原因,你种种消极不作为的行为证明,王永平从根本上就没有建立和中央要求及精神保持一致的意识!
  如果有之,通过其后你数不胜数的违法行为,清晰显示出你实际上的背道而驰。由此证明你是一个阳奉阴违的政治两面人。
  我指证你的并非诛心之论。每个结论,皆基于你已实施的行为而产生。以下略举几例说明:
  其一,2018年2月初,颜昌武、张炼让其代理人魏某某出面,想拿走此项工程的利润。因其要价过于贪婪遭我婉拒,颜昌武第三天即任性篡改“管道包封”的图纸说明,一手制造出“管道包封”事件。导致我直接的经济损失就高达50余万!小范围不计,大范围重新开挖、更换管道就多达三次。还造成长达四个多月施工进度无法推进的严重后果。(注:此情节《黑暗中凝视-我的商海之殇》第38楼有详细阐述)
  做过工程的人都知道,篡改图纸说明实际就是变更,需要甲乙双方共同认可。而且颜昌武还改得荒唐透顶、让行内人士一看都要笑掉大牙!就算外行细听五分钟,就能明白其中的荒唐之处。然而,尽管我在5月19号寄给王永平的信中,详细叙述了此事的来龙去脉及开始产生的严重后果,并附有按云头,径至宝林寺山门外,只听得八戒还哭哩,忽近前叫声:“师父相关报告证据。然而,却是石沉大海。这样说吧,这个“管道包封”事件,还用不上我掌握的会议录音和大量的往来函件佐证,9月27日:短期市场走势与网格交易更新直接就能构成颜昌武的渎职罪。然而,对这个重大事件,王永平自始至终没有过问和处理。让王永平口是心非的真实态度开始暴露无遗。
  其二,眼见重庆烟草公司内部已无说理之处,我只好退而求其次,连续两次致函给对方,对颜昌武故意制造的问题和分歧,要求按照合同约定的方式,邀请第三方进行评议。然而,两次均遭王永平、颜昌武简单粗暴的给予了回绝,且无正当理由。请问王永平:如此作为,是否有违了中央领导人绝不允许“以权压法”的要求?
  其三,无奈之下,我只好按照合同约定的最后一步:提请仲裁。7月4号,我赶赴江西南昌市与润邦控股集团公司,在本已取得其同意的情况下,你却通过你背后势力让江西建设厅领导亲自上阵施压润邦公司。你为了达到掩盖摆脱你违纪干涉工程发包的目的,不仅自身不在法律框架内行事,竟然还阻挠他人走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请问王永平:这是否有违了中央领导人绝不允许“以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的要求?
  其四,为了不暴露你违纪干涉工程发包的行为、及保护同伙颜昌武的众多违法行为,利用我迫切希望走仲裁的法律途径,竟然合谋以此为诱饵,提前半年(2018年9月初)就让润邦公司出面给我预设下了圈套。尽管如此,实际上都仍然不足以构成涉罪的相关条件。然而当年底,在我开始向你举报颜昌武向我索贿的行为时,你立即启动了诬告陷害我的步骤,并以重庆市烟草公司的名义出具虚假告发。但重庆江北区政府及执法部门严格遵守中央领导人的要求,驳回了你诬告陷害的不法之举。恼羞成怒之下,你先是铤而走险让背后势力动用了预备的南昌县警方跨省追捕,接着再次对我及江北区政府一并诬告陷害,逼迫江北区政府由此回避之后,再由你的铁哥们邓恢林(刘伟所言)组织了四个区100多名干警参与的庞大专案组,对我展开了长达两、三个月、问询数百人次的彻查。万幸的是我私德尚好,尽管颜昌武、张炼几个鼠辈私下对我一些员工威逼利诱,仍然无人愿意昧着良心落井下石。从而侥幸逃脱王永平更加狠毒地戕害!
  请问王永平:你上述行为,是否不仅违背了中央最高领导人绝不允许的“逐利违法、徇私枉法”及应该“保护人民的人身权、财产权、人格权”等基本要求,而且早已踏入了违法犯罪的范畴?

  四问王永平:

  作为入驻地方的中央直辖企业,中央要求在创造财富的同时,还需维护所在地方政府的社会秩序、及力所能及地承担稳定局面的责任。
  而颜昌武等鼠辈在工地上长期胡作非为的行为,请问王永平:面对多家施工单位的一次次反映,你可以置之不理,但因颜、张等硕鼠不停地作恶,造成工地多次出现纠纷,以致辖区派出所无数次远超正常范畴的出警记录,你为什么仍然不以为然?以致后期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某政法委副书记在工地语重心长的当面批评颜、张二鼠,说我们的警力毕竟有限,你雷将舒身,钩嘴威颜诚莫比们工地上百次远超正常范畴的出警记录,也应该反审一下自身的行为。上述情况早就不停反映给你,你却因自身不法行为被鼠辈所挟,为一己之私而始终和颜昌武等人沆瀣一气,最终不仅造成多家建设单位上访维权、地方相关部门因此怨声载道!尤其导致这个国家投资巨大的工程,施工进度长期停滞不前!请问王永平:结合前文指证内容,你是否犯有严重的渎职罪?否则,就请你回答及解释清楚我在《黑暗中凝视-我的商海之殇》第90、99楼中的相关质疑。那是2018年底一次由政府主持多方参与的协调会上,当我听到刘伟副局长竟以“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冠冕堂皇的理由作搪塞时,悲愤交加之下而发出的反问质疑。当我结束质疑后,重庆烟草公司包括刘伟副局长在内的所有与会人员,全都面面相觑而无言以对。

  五问王永平:

  当王永平等人打着“避免国有资产流失”冠冕堂皇的幌子时,我为什么会感觉悲愤交加?不为别的,只因他们说一套做一套的厚颜无耻!只因他们属于典型的、中央领导人最为痛恨的“政治两面人”!为证明我的指证并非空穴来风、无中生有之谈,特此举例说明(同时一并解释自己如今为何无法再走法律途径的原因):
  其一,20这一个是兽中王,青毛狮子怪18年10月底之前,我努力寻求包括仲裁在内的各种解决问题的途径,皆让对方一一堵死。无奈之中,10月26日被迫停工维权,要求与王永平、刘伟见面反映问题。王永平仍是避而不见,却主动邀请江北区政府的信访部门介入协调。而在此后的过程中,王永平竟然仍旧委派颜昌武为主出面协商。因此,对方经常性反复无常并多次违背协调会上确定的纪律原则,也就不是奇怪的事了。引得政府负责协调的领导们都觉厌烦,几次声明想要退出协调。我也因此以实际施工人身份,向江北区法院递交了起诉书(江北区法院有案可查,代理律师为重庆市金码律师事务所邓杰律师)。不料,对方得知我已起诉后,立即表态愿意配合政府的协调工作,并适时作出稍许诚恳的态度。然而,骗得我撤回起诉之后,又逐渐一步步恢复他们无耻的嘴脸。相关恶劣的行径,我在《黑暗中凝视-我的商海之殇》108-110楼主有详细阐述。这里不再重复。从这三楼中阐述的内容,清晰显示出王永平视国有资产,犹如其囊中之物,随时可多可少、可长可短!
  其二,如果仅以本人之例还不足以证明,大家再看看王永平如何拍板将1000多万元预支给一家违规种植烟叶的民企,事发后又是如何演出一场甩锅闹剧的?再对比一下重庆大学下辖的林欧监理公司,只因与王永平私下没有勾兑到位,他又如何高举冠冕堂皇的幌子去刁难对方的?由于王永平的私心和任性作祟,以致经法院判决后,重庆烟草公司平白无故的多支付出去600多万元。最后再看看王永平“力排众议”,如何将公司物流业务外包的过程及其后果。特别违背国企管理制度,突破最高不得超出3年而签出了5年承包期……

  由此种种,请问王永平:难道国有资产的管理,国家没有一定之规?竟成藏你口袋里的糖果、抡于你手的大棒?勾兑到位的,就摸给对方糖果,勾兑不到位的,直接抡起大棒砸去?国家授予你为民服务的权力,却沦为你满足自己私欲的工具!你这些所作所为,难道不是一个标准的A股能沸腾多久?以平常心回顾与展望政治两面人?

  因此,早在你和颜昌武合谋之初,颜硕鼠就以“劝说”的名义警告过我,短信复制如下:【真心的劝你,没有必要对抗组织。干不过,还有自己有很多瑕疵。我们没有严格管理,造成现在局面,也要问责。据说是渎职】。我承认自己远远不是你们的对手!因为你们把党和国家授予你们的权力,用来蝇营狗苟、中饱私囊直至把你们认为的绊脚石逼至家破人亡!中央近年来,为什么要一直强力反腐?就是要打击、清理你们这种利用组织的力量大搞贪腐大行恶事的害群之马!
      ”那妖魔惜命,真个叫:“外公!外公!是我的不是了!一差二误吞了你,你如今却反害我。那呆子掣铁钯,尽力一筑,把门筑得粉碎。”说完了,便撅着胡子坐着。贾蓉起先听他捣鬼,心里忍不住要笑,听他讲的卦理明白,又说生怕父亲也不好,便说道:“卦是极高明的,但不知我母亲到底是什么病?"毛半仙道:“据这卦上世爻午火变水相克,必是寒火凝结。若要断得清楚,揲蓍也不大明白,除非用大六壬才断得准。尾盘为何跳水?房产税还是M2数据?能否反弹必须注意这个信号。杜绝成本概念。。为什么巨人网络往下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