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回复: 0

午夜竹响123_午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0 15: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

  夜里。小齐经过一天的疲劳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由于是一个在外地工作居住。本身还没有成家。回家后也是一个人照顾自己。进入租住的房子后冲冲洗了个澡后就回到床上疲倦的睡去了。朦朦胧胧间又来的那个熟悉的环境。自己一身长袍马褂戴着黑色的瓜皮帽。站在一个破旧不堪的道观前。焦急的等在着什么。梦里除”又问:“你有牌儿么?”行者道:“有了那个熟悉的道观其他的环境看起来并不清晰虽然已经来到这里无数次。但是周围环境就好像笼罩在一团黑色的雾气里一样阴森怪诞。除了偶尔能看到几个像树又似人的黑色的影子晃动以外并没有其他的事物存在。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静悄悄的只有黑雾无规则的涌动。就仿佛有一些东西要从里面走出来一样。看起来虽然缓慢却又坚定不移。让人有种无形的压迫感和即将看到什么可怖怪兽一般的紧张感。感到了周围的若有若无危险后梦里的小齐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相比于四周被雾气笼罩的环境清晰道观这时反而看着更能让人安心。
  就在梦里的自己努力的想要看清周围的雾气里到底隐藏着什么东西时。道观那掉漆破败的黑色大门后缺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这种声音微弱而又每个人都会犯错,贵在知错能改,不要怕承认丢脸有些熟悉。就像是有一个什么活物趴在大门后因为紧贴大门窥视自己不小心与大门发生碰撞所发出的摩擦声一样。梦里的自己在听到这个声音后迅速的扭过头来死死的盯着刷满黑漆一人来高的大门。想从几个大点的裂缝中查看到大门后面隐藏的事物。并支起自己的耳朵希望再次确认刚才的声音是否来自大门后面。
  就这样等了一会儿梦中的自己并没有再发现什么异样。也没有再次听到那个奇怪的声音后。因紧张紧绷的身体才慢慢的放松下来。不过依然睁大的双眼紧紧的盯着漆黑的大门。为了能更加清晰的看到大门后的景像。梦里的自己试探性迈出了脚步缓缓的走向黑色的大门。随着自己与大门的距离越来越近,紧张感也开始使自己身体心跳加快和呼吸急促起来。双目死死的盯着几处已经破损的裂缝。鼻翼也因为呼吸加快而有节奏的一张一缩。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开始胡思乱想生怕大门突然从里面打开。跳出来一个吃人的妖怪。把自己活吞了。可又因为好奇心驱使脚步不由自主的朝漆黑的大门走去。待梦里的自己走到漆黑的大门前时。并没有立即推门而入。而是把头缓慢的靠近一个比较大的裂缝眯起眼睛由外往里万科A股价重挫 市场人气低迷沪指缩量收跌窥视。看看刚才究竟门后的是什么东西。就在眼睛完全看清观内的环境后。心中一惊。双腿一软。差点吓坐在地上。
  通过观察发现道观的前院虽然烟雾缭绕,却也不难看清院内景像,只见在不大的前院里,其他地方倒是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残缺阶梯和破碎石柱和长满荒草的地面给人一种破败荒废许久的感觉。只有在正殿和外围院墙之间过”三藏大惊道:“菩萨何在?待我去拜谢他道间。好像有一个半人来高的物体。猫在殿檐下阴影处一动不动,就好像为了不让自己看到它的全貌特意的躲在阴影里凝视着这边大门后的自己一样。
  又因为自己与那个事物至少有几十步开外中间又有一些低矮的类似灌木之类的事物和石柱遮挡。所以那个物体周围的环境看的也不是十分清晰。即便如此面对这样诡异的景像。也使梦里的自己有种想反身就跑的冲动。
  可一回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差点吓的尿了裤子。原来就在自己转身窥视院内的片刻功夫,道观周围黑漆的迷雾也已经发生惊人的变化。翻滚的迷雾的虽然和刚才一样浓密但是颜色却比刚才浅了许多。这一变化刚好使的迷雾内的景象比刚才清晰了许多。只见在浓密的灰色浓雾下出现了一群长着血红色眼睛的怪物正在以一种试探性的速度缓慢的靠近道观,因为距离的原因无法看清怪物的全貌,只是觉得那些眼睛散发的红光好像装满了贪婪嗜血残忍以及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些许期望。而且在迷雾内偶尔还会传来似人似獸的嘶吼。看到这番情景后。梦里的自己彻底僵在原地。也不知该怎么办。向前就要面对这些躲在迷雾里等待了多久的嗜血怪兽。向后则要躲到那个充满未知且诡异的道观里。真好似瞎马临渊,夜半临池。
  人一般在未知环境和已知环境里会优先选择已知的环境逃避风险。但现在梦里的自己在看到前方迷雾中的怪物如此之多。恐怕以一己之力难以对付,而道观内这会儿却一直很平静时。经过一番挣扎后。梦中的自己终于推开后方道观的大门。独自一个人去面对未知和充满诡异的环境。眼下也只能饮鸩止渴,暂避风险。说来也奇怪就在自己进入道馆后门外的嘶吼声也停止下来。这时在看那个在阴影里的事物好像对于周围的环境的变化没有什么反应,无论是道观外面的嘶吼声还是闯入道观内的自己都显得无动于衷,
  这时梦中的自己才心中稍安渐渐的从惊慌中回过神来仔细的观察道观内周围的环境来。从破败的程度来看这个道观应该是很久没有被人打理过了。正殿的前院碎石瓦砾随处可见。还有一些丢弃在一旁的木箱,从这些已经打开的木箱子来看,里面的物品应该是法器书籍之类的事物。
  再看正殿本身和其它道观内部建筑没有多大区别。悬挂在正殿上的匾额早以不知去向。虽然观内破败不堪但是正殿大门却完好无损的紧紧关闭在一起。因此也看不到正殿内部的景象。
  扫视完前院的大概后,在回过神来看那个阴影下诡异的物体。发现从刚才到现在好像并没有出现什么异样。正想走近几步看个究竟。
  突然想到大门后面迷雾里的怪物这会儿是不是离大门已经不远了,怎么这会儿一点声音都没有了。要是一会儿闯进观内到时自己不知又该躲到哪里去。边想边转过身去,想从刚才的门缝里看一看外面的情况时。没成想却被眼前看到的图景惊的当场呆立在原地,只见在这座道观的大门内测。贴着两张门神。而大门内测四周全是类似锋利指甲的抓痕。有的抓痕甚至入门寸余。当梦中的自己看到这副图景时第一个念头先是困惑然后就是一阵背脊发转换:大金融板块是不是启动了?凉。忍不住的想回头看看四周情况。等转头向四周扫了一眼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再次把目光移动到那个诡异的物体上时发现它还在那里并没有什么动静。这才放下心来先是观察了一下外面的动静,发现不知何时外面的迷雾里的怪物已经不知去向。
  之后又定了定神仔细观察起贴在门后的这两个十分别扭的门神来。大众来说民间的门神是秦琼和尉迟恭。个别地区又多有不一样之处。一般道家的门神青龙(孟章神君)和白虎(监兵神君)或是王天君和马天君。但这座寺庙大门背后贴的门神竟是韦驮护法与伽蓝护法。一座道观竟然贴佛家的护法神。难道这座道观原来的道士都是和尚假扮的平时穿道袍骗老百姓弄些钱粮糊口。逢年过节就把假发揭了,吃顿饺子贴个门神回娘家周边佛寺拜年。为了不让老百姓发现自己是和尚又不想放下自己的信仰。所以内贴门神。想了想发现有点荒唐还应该以正常逻辑去思考的。照理说道家降妖佛家伏魔要是门外贴道家门神对付迷雾里面那些妖物还算正常。内测贴上专门伏魔的韦驮与伽蓝。难道这个道观里有什么道家降伏不了的魔物不成。再看那些类似手指利器划过的痕迹,发现有些划痕很新鲜而且居然可以发现划痕里有木屑尚未脱落。
  查看到这里自己突然想起刚才在门外听到的摩擦声,这些新痕迹会不会就是刚才门内的它留下的。想到这自己条件反射性的回过头去仔细观察正殿侧面阴影下的物体。这一观察发现那个奇怪的事物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变化。但是它的边上却好像是多了个什么物件似的。不到小腿高也就半个手臂宽。方方正正的。转眼看看四周却也没发现什么活物在移动。那这个东西是从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呢。难道就在刚才自己转身的那一会儿功夫自己的后面就多了个物件。
  想的这里自己忍不住的喊了一声。谁呀。谁在哪里。声音传过后。四周一片寂静。连个半点回音都没有。       ”贾母笑道:“何曾不高兴!我找了他们姊妹们去顽了一会子。”正说到这里,只听鹦鹉叫唤,学着说:“姑娘回来了,快倒茶来!"倒把紫鹃雪雁吓了一跳,回头并不见有人,便骂了鹦鹉一声,走进屋内。只见黛玉喘吁吁的刚坐在椅子上,紫鹃搭讪着问茶问水。黛玉问道:“你们两个那里去了?再叫不出一个人来。通达信看盘模板。”平儿道:“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久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的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贾琏就不便过来了。宝钗听了,心中好不自在,便说道:“我原不该给他行礼,但只老太太去世,咱们都有未了之事,不敢胡为,他肯替咱们尽孝,咱们也该托托他好好的替咱们伏侍老太太西去,也少尽一点子心哪。量能充足,强势启动。八月: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归零。两个大影线,明天很关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