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回复: 0

新书《筑宋》开盘,敬请关注。_开盘新书敬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2 16: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书《筑宋》开盘,敬请关注。http://book.zongheng.com/book/1094637.html
  想要写的更有趣些,宋明录是第一次执笔,所以看着伏笔不少,其实都没能展开,很多章节都不够有趣。《筑宋》想要展开些,有趣些,让读者开心些。欢迎阅读,谢谢珍爱。
  身处末世,开始时总会有仁人志士想要去救它、改它。于是大家纷纷提出改良的思维,到处缝抹、裱糊,希望这末世的大船不再下沉,哪怕沉的慢些也行。
  其次者就想围出一片地,或另外筑起一座城,小心保护那些他需要保护的人和事。
  哪怕这城是用茅草筑的,其实很不结实,甚至一把火就烧没了。他们也不惜百倍努力,甚至呕心沥血。那是真的心意,心意做到哪就算哪。贪图的,就是一点心安的意思。
  因为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作出改变。而末世的时间对他们而言,往往很不够用。但这末世早已腐烂透顶,未必如你所愿,因此所有善良的努力都将注定无功而返。终归会有人不耐烦日复一日地做缝缝补补的无用功,那就打烂他重建吧?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所谓的改朝换代,本质上说,从来都是底层庶民遭殃的结果。而在顶层权力的再分配过程中,也从来都只是极少数权贵的更新或堕落,如此而已。
  那么?改良或被改良,革新或被革新,谁是正确的?谁是邪恶的?
  底层的庶民就只能剩下了无辜?
  也未必,毕竟这末世,本质上就是生存在末世里所有人的末世。在这末世里,所有人都不是无辜的,无论改良还是革新,权贵或者庶民。
  没有了庶民“小恶”日复一日地积累或姑息,没有了他们不断纵容、盲从、或苟且,枭雄又当如何成长、强大、为恶?
  筑宋,就是这个意思?也不一定,因为写着写着,就会忘记写作初衷的。
  然而书中的主要意思是,哪怕到了末世,哪怕所有人都不是无辜,也终归不能把所有末世的人都抹去重来,他们依然需要活着、或者尝试改变”旺儿才走到里间门旁站着.凤姐儿道:“你二爷在外头弄了人, 你知道不知道?"旺儿又打着千儿回道:“奴才天天在二门上听差事, 如何能知道二爷外头的事呢的权利。
  国人喜欢“因果”之说,凡事都要考察因果,得出必然或偶然。然后从成功者的经历开始阐述他的必然成功道理,或者从不成者的失败开始阐述他的必然不成功。
  而对于这些成功者或失败者的过程描述,无外“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或者“天降大任必苦其心志它或成为新的领涨龙头”云云,励志而已。
  但是时间久了,总会有人会不信。无他,你怎么区分你的人生中遇”空空道人忙问何人,那人道:“你须待某年某月某日到一个悼红轩中,有个曹雪芹先生,只说贾雨村言托他如此如此到的那些麻烦,哪些是对你的历史考验,而哪些有是对你的真正威胁?如果你没能通过这次的历史考验,那么这关于未来一段时间市场风格转换的猜想次的历史考验是否就是对你的生命剥夺?
  你都不存在了,那还考验个屁啊!舜通过了尧最少七次的终极考验,也只是恼得这行者跌脚捶胸,放声高叫道:“师父啊!你是个晦气转成的唐三藏,灾殃铸就的取经僧!噫!这条路且是走熟了,如何不在?却教老孙那里寻找也!”正自吆喝爆燥之间,忽闻得一阵香烟扑鼻,他回了性道:“这香烟是从后面飘出,想是在后头哩侥幸生还而已,连考验他的尧都很惊讶。然后根据历史的因果分析说,舜是顺天应人了。
  然而,舜要是没通过这七次残酷考验的其中的某次考验,那咋办?
  比如说,舜某次忽然吃坏了肚子,喝了不洁净的水----舜的那个时代里,这些行为可能性会很稀奇吗?总之,因为舜有恙在身,所以他没能发现前方的危险,就像拿破仑因为痔疮发作没有发现滑铁卢的鸿沟一样?那时候,这个“历史的必然”又该怎样叙述这个因果?
  所以,国人关于历史书中的“因果”论述,其实是大多源自“果因”倒置。“奸雄曹操是篡贼曹丕的儿子”,这才是“历史书里的真实”。
  虽然生物学上的真实是:“曹操是曹丕的爸爸”,但这却与叙事的过程相抵触。
  于是就有人跳出来,想要挑战这些过程。最早是传奇,后来是演义,然后是评说,戏曲、武侠,架空,穿越,等等,多数人想要说的,其实就是那些“果因”的故事。
  先搞定写作大纲,选好主角,设计好结尾,再从结尾倒推故事过程。这就是“果因”嘛!       薜萝满目,芳草连天。上有压力+下有支撑=宽幅震荡~。是夜,太宗在宫,安寝无事,晓来宣二将军,重重赏劳道:“朕自得疾,数日不能得睡,今夜仗二将军威势甚安。”说着便丢下了众人,一直往潇湘馆来。正走着,只见文官等十二个女孩子也来了,上来问了好,说了一回闲话。宝钗回身指道:“他们都在那里呢,你们找他们去罢。我叫林姑娘去就来。提醒大家保持谨慎,不要鱼头鱼尾通吃。你且莫动身,只在林子里看马守担,等老孙去洞里打听打听,看师父下落如何,再与他争战。消费连跌,科技逆势,风格切换了?。”平儿倒在掌上看时,果见轻白红香,四样俱美,摊在面上也容易匀净,且能润泽肌肤,不似别的粉青重涩滞。然后看见胭脂也不是成张的,却是一个小小的白玉盒子,里面盛着一盒,如玫瑰膏子一样。宝玉笑道:“那市卖的胭脂都不干净,颜色也薄。这是上好的胭脂拧出汁子来,淘澄净了渣滓,配了花露蒸叠成的。只用细簪子挑一点儿抹在手心里,用一点水化开抹在唇上,手心里就够打颊腮了。平儿依言妆饰,果见鲜艳异常,且又甜香满颊。宝玉又将盆内的一枝并蒂秋蕙用竹剪刀撷了下来,与他簪在鬓上。忽见李纨打发丫头来唤他,方忙忙的去了。  宝玉因自来从未在平儿前尽过心,——且平儿又是个极聪明极清俊的上等女孩儿,比不得那起俗蠢拙物——-深为恨怨。今日是金钏儿的生日,故一日不乐。不想落后闹出这件事来,竟得在平儿前稍尽片心,亦今生意中不想之乐也。因歪在床上,心内怡然自得。忽又思及贾琏惟知以淫乐悦己,并不知作养脂粉。又思平儿并无父母兄弟姊妹,独自一人,供应贾琏夫妇二人。贾琏之俗,凤姐之威,他竟能周全妥贴,今儿还遭荼毒,想来此人薄命,比黛玉犹甚。想到此间,便又伤感起来,不觉洒然泪下。因见袭人等不在房内,尽力落了几点痛泪。复起身,又见方才的衣裳上喷的酒已半干,便拿熨斗熨了叠好,见他的手帕子忘去,上面犹有泪渍,又拿至脸盆中洗了晾上。又喜又悲,闷了一回,也往稻香村来,说一回闲话,掌灯后方散。  平儿就在李纨处歇了一夜,凤姐儿只跟着贾母。贾琏晚间归房,冷清清的,又不好去叫,只得胡乱睡了一夜。次日醒了,想昨日之事,大没意思,后悔不来。邢夫人记挂着昨日贾琏醉了,忙一早过来,叫了贾琏过贾母这边来。贾琏只得忍愧前来在贾母面前跪下。贾母问他:“怎么了?"贾琏忙陪笑说:“昨儿原是吃了酒,惊了老太太的驾了,今儿来领罪。"贾母啐道:“下流东西,灌了黄汤,不说安分守己的挺尸去,倒打起老婆来了!凤丫头成日家  说嘴,霸王似的一个人,昨儿唬得可怜。要不是我,你要伤了他的命,这会子怎么样?"贾琏一肚子的委屈,不敢分辩,只认不是。贾母又道:“那凤丫头和平儿还不是个美人胎子?你还不足!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为这起淫妇打老婆,又打屋里的人,你还亏是大家子的公子出身,活打了嘴了。若你眼睛里有我,你起来,我饶了你,乖乖的替你媳妇赔个不是,拉了他家去,我就喜欢了。要不然,你只管出去,我也不敢受你的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