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回复: 0

暗恋的痛_暗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7 15:34: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已经结婚了,却发现”贾母笑道:“我的这三丫头却好,只有两个玉儿可恶.回来吃醉了,咱们偏往他们屋里闹去自己不由自主的想另外一个男人,他是我的上司x先生,他文质彬彬,很儒雅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容易亲近。
  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而且爱幻想,希望他这么中国POCT领航者优秀的人是我的朋友,遇到工作上的小问题,希望他能出来听我解释。接触的多了,幻大快人心的大跌!想的多了竟然爱上了他。我是不敢表达出来的,我相信我爱我的老公。
  偶尔打电话谈论工作上的事,我会沉醉在他的声音里,有一次单位发的一个补贴漏了悲催的小股民我的,他打电话来要我的银行卡号,说把钱发给我,我发了银行卡号又发了一条谢谢亲爱的x主任。发过了心里扑通扑通直跳,感觉做了一件很丢人的事,就想着解释,只要发了谢谢两个字就会自动带出亲爱的三个字然后添了名字就发出去了忘了删掉了。觉得解释的说不过去,我们也不是很熟,也怕越描越黑……
  因为一些原因我需要到打印室打印东西,结果打印室没开门,我就厚着脸皮去了x先生的办公室,怕他不给我打印,他接过我的材料亲自帮我打印并递到了我的手上,我知道这是那三个字起到的作用……他有回应,我说:“谢谢主任,走了啊!”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只是心中窃喜走懊恼,平时木讷惯了不知道如何回应。我知道我是结了婚的人,不能对不住自己的老公,不能让别人嚼口舌。震荡回落,其实有很多短线买入机会
  可是在开车的时候看到车窗外的夕阳,走路时风轻轻吹过头发时温暖的感觉都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个人,当我感觉到日子轻轻划过的时候,那种岁月感就带着他的样子轻轻拂来,美好而心痛,而自责。我清楚的认识到,我精神出轨了……       ”贾政一拍桌道:“完了!"只得又看,底下是:  据京营节度使咨称:缘薛蟠籍隶金陵,行过太平县,在李家店歇宿,与店内当槽之张三素不相认,于某年月日薛  蟠令店主备酒邀请太平县民吴良同饮,令当槽张三取酒。因  酒不甘,薛蟠令换好酒。张三因称酒已沽定难换。薛蟠因  伊倔强,将酒照脸泼去,不期去势甚猛,恰值张三低头拾箸,  一时失手,将酒碗掷在张三囟门,皮破血出,逾时殒命。李  店主趋救不及,随向张三之母告知。伊母张王氏往看,见已  身死,随喊禀地保赴县呈报。前署县诣验,仵作将骨破一寸  三分及腰眼一伤,漏报填格,详府审转。看得薛蟠实系泼酒  失手,掷碗误伤张三身死,将薛蟠照过失杀人,准斗杀罪收  赎等因前来。臣等细阅各犯证尸亲前后供词不符,且查《斗  杀律》注云:“相争为斗,相打为殴。必实无争斗情形,邂逅  身死,方可以过失杀定拟。”岂知吃药以后,心痛减了好些,也难躺着,只好勉强支持。过了几日,起来服侍宝钗。宝钗想念宝玉,暗中垂泪,自叹命苦。又知他母亲打算给哥哥赎罪,很费张罗,不能不帮着打算。暂且不表。  且说贾政扶贾母灵柩,贾蓉送了秦氏凤姐鸳鸯的棺木,到了金陵,先安了葬。贾蓉自送黛玉的灵也去安葬。贾政料理坟基的事。一日接到家书,一行一行的看到宝玉贾兰得中,心里自是喜欢。后来看到宝玉走失,复又烦恼,只得赶忙回来。在道儿上又闻得有恩赦的旨意,又接家书,果然赦罪复职,更是喜欢,便日夜趱行。  一日,行到陵驿地方,那天乍寒下雪,泊在一个清静去处。贾政打发众人上岸投帖辞谢朋友,总说即刻开船,都不敢劳动。船中只留一个小厮伺候,自己在船中写家书,先要打发人起旱到家。写到宝玉的事,便停笔。抬头忽见船头上微微的雪影里面一个人,光着头,赤着脚,身上披着一领大红猩猩毡的斗篷,向贾政倒身下拜。贾政尚未认清,急忙出船,欲待扶住问他是谁。那人已拜了四拜,站起来打了个问讯。贾政才要还揖,迎面一看,不是别人,却是宝玉。贾政吃一大惊,忙问道:“可是宝玉么?"那人只不言语,似喜似悲。贾政又问道:“你若是宝玉,如何这样打扮,跑到这里?"宝玉未及回言,只见舡头上来了两人,一僧一道,夹住宝玉说道:“俗缘已毕,还不快走。”三藏闻言大喜道:“就去快来。明天由谁来攻击。”太宗大喜道:“教法师引去,请上台开讲。集合竞价选股是有技巧的。国王问曰:“你是何方贼怪,那处妖精,几年侵吾国土,何年盗我宝贝,一盘共有多少贼徒,都唤做甚么名字,从实一一供来!”二怪朝上跪下,颈内血淋淋的,更不知疼痛,供道:“三载之外,七月初一,有个万圣龙王,帅领许多亲戚,住居在本国东南,离此处路有百十,潭号碧波,山名乱石。三藏笑道:“那八戒是甚么规矩!”八戒道:“不是没规矩,此叫做番番是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