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论个人对南大碎尸案的一点看法_人对南大看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8 23:4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今天才看到资料在Crimaster上,毕竟之前在互联网上的资料杂乱无章,我自己又是懒得去查阅,以至于到今日才发表看法,不用怀疑我了,96年我都还没出生。说实话,周围人对我的评价都是聪明以至于愚蠢的地步,那么接下来我就发表一点我的分析供大家查阅,更何况我还不太喜欢把自己赤裸裸的暴露在互联网中。(资料全来自于Crimaster)加上部分百度百科,
  首先对受害者做一个人格测写来帮助分析,死者女,19岁,名叫刁爱x 。时间是1996年1月份,据刁爱青生前的好友回忆,她个子高约1.65米,身材适中,长相普通。短发,单眼皮,眼睛稍有些近视,看书写字时会戴上眼镜。在嘴角的右上方有颗痣,如菜籽般大小。说起”贾政慌忙去接,已见王爷进来.赵堂官抢上去请了安,便说:“王爷已到,随来各位老爷就该带领府役把守前后门话来,嗓音稍哑,语速偏快。一个细节是,这个字迹娟秀的女孩,有时候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为“刁爱卿”。细节很重要,女孩会故意把自己的名字复杂化,我能看出的她可能约有点不自信,希望能得到他人的关注,结合时代背景来说,当时她只是一个农村女孩,来读大学不过百日时间,读的还是那种很少有人关注的专业,个性谨慎小心,对陌生人有抵触心理,说明她是知道社会的险恶。案发当晚,身为宿舍长的因为舍友被批评而出去散步再没回来。可以看出的是她是宿舍长,性格内向的她愿意做宿舍长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工作,说明她还是知道要与人团结,保护自我。并不是那种浪荡性格,那么这个女生的立体形象应该就可以很生动的在各位心里浮现了。以下是我的猜测行为,并没有实际依据,我觉得这个女生可能会带有些轻微抑郁和压抑的心理状态,是中国各种观念束缚下的一个普通女生,朋友称的上知心的也没几个。
  接下来我们回到案发当晚,假设你是死者,首先你的性格不会让你去接触陌生人,但是当晚你心情极其不好,有很大可能会跟陌生人交流两句,但是观念的束缚使得你不得不谨小慎微。我们在这里做两种假设,第一种是熟人作案,第二种可能是陌生人作案。我们从第一种开始分析,根据资料记载,死者在失踪的前一天晚上向同学表示要找一个朋友,这个朋友并没有给出资料供勘查,我们也就无从得知,只能从现有”女王道:“既不是你唐朝人物,为何肯随你来?”三藏道:“大的个徒弟,祖贯东胜神洲傲来国人氏;第二个乃西牛贺洲乌斯庄人氏;第三个乃流沙河人氏的资料进行分析,三天前“我”参加了同学聚会,并与同学同住,并且次日反校,然后前一天,跟老乡好友玩了一整天很晚才归来,直接翘了一天的课,大家是想一下,这种女生愿意跟别人玩到天黑才回家,说明本身对其还是很信任的,在来到案发当晚,下午以身体不适的理由翘课,这我们也可以作为细节研究一下,你在跟你的好友玩上一整天之后,第二天可能会有些疲惫,说不到女生耍一点小脾气不去上课休息也是有很大可能的。如果是列假那我就不太清楚了,那么接下来推演,你在吃了晚饭之后,因为舍友的缘故被老师批评,自然心情不会好,于是吃了晚饭想出去溜达一圈散心来发泄心里不好的情绪,最后消失于学校的青岛路。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如果是熟人作案,其实不太可能,如果是她那种女生的话,熟人作案的警方应该第一时间就能找到她的熟人并仔细排查,毕竟可能朋友不多对吧。这方面的我们就只能相信警方去调查了,而且如果这么多年不露破绽,那么这个朋友一定非常恐怖,在某些方面隐藏的极其之深,大概会自我催眠暗示之类的来逃避警方调查,而南京大学的同学水准未必不会有这种人。但是我们没有线索,就先丢弃掉这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就是陌生人作案,假设你在街道上,心情正是不好的时候,你可能不走很远,大概只会在周围熟悉的环境中进行散心调整心态,然后准备第二天的学习任务,这个时候你面前出现了一个陌生人,与你搭话,你大概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或者聊上两句就离开的那种类型,在这里我们做一个假设,如果这个陌生人很懂心理学,俗话说就是有眼力劲,很容易看出死者的情况和心理状态,这时候他也许正在”行者道:“既如此,等老孙引太子去来心理受折磨时期,需要发泄,于是上去诱骗,可能的话该人还是死者平日见过但是完全没有交流活动的人,这种人我只能猜测他是一个极度有才华但是心理问题很严重的人,也就是某些方面具有极度的混乱。然后他遇见了被害人,被害人也许上去交流了两句便准备走开,然后作案者拦住死者,也许进行了其他方面的交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个陌生人用他自己的方式将其诱骗至自己家中,此时我们无法推断其性别,也不知其人数。但是我们可以推断的是,如果是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在死者印象中了解并且赢得其信任,抛弃掉陌生人直接迷晕带走进行作案的的这种可能性,因为这种我们并无法插手于此。如果是多个人的话,那么一定是团体会被人们所熟悉,比如附近某些出名团体,在这里我们不加入爱情的影响进行推理。因为已经有很多人已经推理过什么一见钟情诸如此类,那这样的话还不如假设死者对作案者一见钟情放下防备导致被害,案件中有一个矛盾之处,说凶手把死者分成2000多片,但却留下三根手指和头颅,死者是1月14号的死亡时间,而失踪时间是1月10号,也就是并没有当场死亡,而分割剩下的头颅的话也可以描述成对死者旧情未了,不想她就这么死去却又不为人
  知,反正已经有很多人描述成各种关系发泄欲望之类的可能。头颅剩下的被描绘成对警方的挑衅之类的。已经有的推论暂且不提,反正我们这里不讨论感情的原因,毕竟太多分析了。如果要我说的话,那还不如说成她有仰慕者,掺杂利益因素或者其他私人原因死者不得不陪他聊上几句,然后分手或者其他刺激以至于将其诱骗关押起来,期间试图让其回心转意结果失败,也许期间发生过折磨或者其他行为与被害者发生。类似推理已经有很多了,就不再一一叙述。后面其他可能就是死者有着不为人知的一面导致其陷入某种困境,再就是学校熟人比如熟悉的教职工心理问题之类的导致。
  下面就不谈情感了,假设就是某些利益或者不为人知的一面被人知晓,然后被约到某些地方导致凶案的发生,此时需要注意,割头的方法和身体的方法不一样,我们可以假设如果是一个人的话,可能这个人要么对其有感情,要么就是有心理问题,对于这么完美的作品,决定应该用另外一种方法进行切割来表示对死者的尊重,借此来表达变态的欲望。而两千多片很可能对于一个人来讲工作量过于巨大,如果是不得不如此,说明作案者要么害怕被发现,可能会带有某些微小的心理,但是又留下头颅,可能中途改变主意,对自己的完美犯罪可能有了自信,也就是说南京大学的某些举动和当时的社会环境完美掩盖了作案者犯罪的破绽,作案者开始变得有信心不被警察发现,也就是当时的某个特定的社会环境或者风俗的出现刚好掩盖了犯罪的事实。抛弃的地点经过分析,说明作案者对南京并不熟悉,不然就不会丢到那些容易发现的地方。对此我表达不相信的态度,也许我们可能错过了某些可能性以至于遗漏某些未曾察觉到的瑕疵。推理都说作案者心理素质很强,我看未必,这个地方也许可能有了缺陷,假设作案者是那种平常心理素质不好的,但是案件发生后,它明白自己只有逃过警方的稽查才能活下来的话,也就是说很可能平时心理素质不定的反而会冷静下来,因为他明白自己只有这一条路可走,这样的话就是平时慌乱的人也有可能在巨大的压力下冷静下来完成这一出完美犯罪,而解刨学知识很多影视作品书籍都可以学习,只能做引导作用来对人群进行筛查。08年警方在物品中检查出了猪肉成分,还有木屑。我只能推测说明是在平时做菜的木板上做过,可能犯案者边暗示自我变进行切割,也就是说可能厨艺也可能作为关键线索,而部分物证被冷冻过,说明被当成常规菜品瑞康医药疫苗冷链实锤,必将一飞冲天进行冷藏,这里我有一个猜想,也许作案者未必有那么强的心理素质,只不过是被逼无路边自我暗示边进行犯罪,也就是作案者可能并没有预料到目前这种情况,但是为了活命其他因素,也许是名誉和权利之类的东西进行捆绑。这里最有可能的情况是犯案者在完成犯罪之后自我暗示只不过是一场梦之类的进行催眠,导致警方无法通过询问进行调查取证。就是精于做菜的中年男人也可以犯下这种罪行,更不要说什么年轻人啊之类的。再说丢弃地点密集分布,也就是说可能的猜想是作案者并不熟悉某些地点,只会在附近熟悉的地点挑时机丢弃,而包装袋未必就能证明些什么,也只能证明这是几十年前的实用品,也就是说可能青年人也有可能犯案,再从家里找出,也许不是家里,也有可能收废品的废品站购得,也就是未必是本地人。就是欺骗自我的外地人也可以伪装啊,也许就是那几天案发时作案者得到了这些可以混淆视听的包装袋,所以才开始慢慢变得冷静下来,因为这是一个可以作为致命点来导致走向问题。但是这种情况下作案者可能会收到良心谴责之类的而表现的内向寡言,慢慢不加入人群中。甚至可能主动曝光但却不露面来寻求内心的宽慰。大致分析到这,因为每次去推理某些阴暗的人心会让我想吐以至于恶心的地步。
  急忙收救群妖,已此烧杀大半,男男女女,收不上百十余丁;又查看藏兵之内,各件皆无;又去后面看处,见八戒、沙僧与长老还捆住未解,白龙马还在槽上,行李担亦在屋里望对人有用,第一次使用Crimaster有感而发。剩下可能还有一些可能性太过恶心所以我不想去思考作案者的心理。
      题材多点开花,沪指冲关在即!。还有一天就开盘了。三代半导体概念横空出世,新龙-长方集团。挖掘未启动个股。那老君到兜率宫,将大圣解去绳索,放了穿琵琶骨之器,推入八卦炉中,命看炉的道人,架火的童子,将火煽起煅炼。三年前,有一老人打扮做道人模样,携一小女子,年方一十六岁,其女形容娇俊,貌若观音,进贡与当今,陛下爱其色美,宠幸在宫,号为美后。明天继续反弹~。字节和疫情,为什么要拉一贬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