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回复: 0

分手了,怎么走出来,帮帮我吧。谢谢_走出来我吧帮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2-19 15: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们是17年11月谈的,头两年我一直很努力为了我们的未来。但是他似乎不是很在乎。一直处于我付出,他接受,或者还有这讨厌的话,讨厌黏人,讨厌管着他,我问他爱不爱我,聊未来,他总避而不谈。谈以后结婚什么,他总告诉我和谁结婚都一样。他基本不主动,我们在一起几年微信都没怎么聊过。



  17年刚谈一个月发现他欠赌债6万,我二话没说就说我们一起努力几下就还清了就好了。17年年底回家过年,他失联了,(我怎么也联系不上他)。我以为失联就分手了,过完年回公司,他又联系我了。他们家开麻将馆,他又在家继续赌,输了11万。我也想着没什么一起还债吧。努力两年也可以还清呀。好了没半个月。18年3月发现怀孕了,也是那时候带他回家的。他欠债的事情不敢告诉他父母(我有顾虑,因为欠的钱实在太多,以后孩子抚养问题怎么处理),我带他回家也不敢给我父母说。后来就去打了。他说请假照顾我一周,结果那天下午结束,第二天他就去上班了。后面的吃饭也没管我。第三天我哥哥就把我接走了。坚决让我不要和他来往。可是我那时候在网上查了很多,如果和另外的人结婚,婚检会看得出来。我很害怕,觉得除了他我就不能嫁给别人了。所以后面痊愈之后,我又和他在一起了。但是已经落下了心理阴影了。他们说发生这件事之后,男的一般会更努力,所以我想再等等他。可是他还是没变。依旧上网打游戏熬夜,一放假就去泡网吧。

  那次根本不是意外怀孕,在过程中,他非要取掉套,我不肯,力气大得我真的拗不过他。我到时好害怕还哭了,我觉得他一点不尊重我。过了两天,我想来想去还是买了药,可是没用。

  得知怀孕的时候,他妈妈打电话过来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生下这个孩子,她永远不会答应我们在一起。说婚礼过年再办什么的。我想告诉她他麻烦大佬帮忙看看,请教一下交易软件不同的这个事情欠债的事情,他在旁边很凶的盯”一面说,一面带了两个丫头急急忙忙回到家中.贾琏已回来了,只是见他脸上神色更变,不似往常,待要问他,又知他素日性格,不敢突然相问, 只得睡了.至次日五更,贾琏就起来要往总理内庭都检点太监裘世安家来打听事务.因太早了,见桌上有昨日送来的抄报,便拿起来闲看.第一件是云南节度使王忠一本,新获了一起私带神枪火药出边事,共有十八名人犯.头一名鲍音,口称系太师镇国公贾化家人.第二件苏州刺史李孝一本,参劾纵放家奴,倚势凌辱军民,以致因奸不遂杀死节妇一家人命三口事.凶犯姓时名福,自称系世袭三等职衔贾范家人.贾琏看见这两件,心中早又不自在起来,待要看第三件,又恐迟了不能见裘世安的面, 因此急急的穿了衣服,也等不得吃东西,恰好平儿端上茶来,喝了两口,便出来骑马走了.  平儿在房内收拾换下的衣服.此时凤姐尚未起来,平儿因说道:“今儿夜里我听着奶奶没睡什么觉, 我这会子替奶奶捶着,好生打个盹儿罢着我,不让我说。

  他妈妈虽然说很想要这个孩子,但是他们又好像真的不着急。他们一直在家开麻将馆,上半年并不忙,他们并没有来找我们。后来打了胎,他妈妈再没打电话关心过我的事。

  18年年底,他妈妈来了成都,我那时候在做微商,天天下班就去大学城摆摊推广。他妈妈租了房子,一来就嫌弃我没把他儿子照顾好,觉得我不贤惠。他就过去和他妈妈住了。他妈妈说方便照顾他。在此期间好像他不听话,他妈妈急得又哭又拜又唱,像是哭丧一样的举动,吓死我了。我们的房子就剩下了我。一段时间我都很郁闷。其实人吧,最怕的就是习惯,像是我习惯他每天在身边一样,突然就等不到那个人回来,每天我都失眠,白天我上班,晚上他上班,我们上班其实都不是特别特别忙的,但他得空也不会陪我聊天的,找他也不会回我。我每天失眠,熬了一个月吧,我就告诉他分手了。他几天没消息。过后他说好,回来搬东西了。任由我哭天抢地也没用。后来,我天天喝酒喝到吐,去找他。和朋友天天出去喝。其实还是想去找他。后来他们公司开崩盘了退股回家了,说是再也不回来了,我平静了一些。但是还是整夜失眠以泪洗面。最后快过年我请假去江西找他了。去了他们县里,他来接了我。那是我在家第一次过年。那时候我觉得我们可能是真的相爱了,我们有未来了。他父母也算接纳我。后来19年和他去了深圳,他姐姐姐夫带他去打麻将,后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不去找工作,天天赌从来不顾及我的感受,又陷入了恶性循环。我天天打电话给他父母,他妈妈还是那口气,说管不住他是我没本事,管不住就不要管。还说我不懂事,说他儿子懂事从来都是给家里报喜不报忧。我一度失望,还好他爸爸每次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问题,给他打电话。直到他父亲 7月去世。我那时候甚至有点责备自己,是不是总打电话说他的事,把叔叔气出疾病的(但是医院检查是病毒急性全器官衰竭)。后来他回家一直待着没出来,依旧我不联系他,他不联系我。直到20年5月吧,他才联系我。说回成都公司继续运营了。让我从深圳辞职回去工作。我没答应,因为我觉得之前都是他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前两年一起生活的经历不是很好,我们在一起我也欠了很多花呗,借呗。我想回去他每月还款为难的时候,我又忍不住想帮他。这钱我就一直还不上。他后来一直怀疑我,前三季度利润下降负债率上升 房地产走向“普通行业”?不愿意从深圳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我和别人好了,其实不是。他20年生病了,失联几次,我都是分分钟请假回成都去照顾他。只是说真的,不像前两年那么舍身取义了,时时刻刻都想去找他联系他,证明自己的存在。

  后来他一直说想结婚的,因为他妈妈说如果年底我们不结婚,永远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之前我去他家,他妈妈也真的讲过。我12月回成都,我们见面了。还挺好,但是说结婚什么的,我没有正面回答,只说想让他把赌债还清了再说,因为我知道一旦有了孩子,怎么生活得好。

  反正,后面我回家了,我和他视频也是偷偷摸摸,不想被我爸妈知道,闺蜜知道。因为他们都不认可他。在他们觉得赌这个事,永不姑息。我想我们真的很稳定了,就直接告诉他们结婚的事。很庆幸到现在他们并不知道我做人流这个事,要不然他们有多伤心。

  他觉得我偷偷摸摸的态度,觉得我不爱他了。我也说了很多绝情的话,很多这两年他对我的态度,我对他的。总提人流后他对我的态度。他就说发现我和别的男生聊微信的事。只是正常聊天,但是他一想看,我偏不给他看,想气他看他是不是很在乎我。说我和他好,躲躲藏藏不敢告诉任何人。

  直到1月末还说娶我,2月1号到家失联五天,第六天给我发消息,他订婚了,再也不要联系了。他也不删我,我天天发很多很多小作文,他姐姐过了好多好多天用他的微信回我:我弟弟已经给你说清楚了,他马上订婚了。各自安好吧。

  我觉得我走不出来了。

  我一直觉得是我错过他了,他去年一直给我提结婚,我态度一直不明朗,还让他觉得很没安全感。我觉得我特别后悔。也心里想着好,比如好吃的都先给我吃,比如有时来姨妈了会股性活跃度帮我洗内裤,比如有时会帮我洗脚。

  我知道,他订婚了,我不应该去打扰他了。”薛姨娘笑道:“只听凤丫头的嘴,倒象倒了核桃车子的, 只听他的帐也清楚,理也公道但是我真的走不出来。唉……可不可以帮帮我?
  我真的一看到微信。就抱有一丝希望
      8月24日大盘预测:创业板新时代正式来临,上证指数空头衰竭。。职业交易者八病和建议方法。。”王夫人知他家不难于此,遂亦从其愿。从此后薛家母子就在梨香院住了。  原来这梨香院即当日荣公暮年养静之所,小小巧巧,约有十余间房屋,前厅后舍俱全。另有一门通街,薛蟠家人就走此门出入。西南有一角门,通一夹道,出夹道便是王夫人正房的东边了。每日或饭后,或晚间,薛姨妈便过来,或与贾母闲谈,或与王夫人相叙。宝钗日与黛玉迎春姊妹等一处,或看书下棋,或作针黹,倒也十分乐业。只是薛蟠起初之心,原不欲在贾宅居住者,但恐姨父管约拘禁,料必不自在的,无奈母亲执意在此,且宅中又十分殷勤苦留,只得暂且住下,一面使人打扫出自己的房屋,再移居过去的。谁知自从在此住了不上一月的光景,贾宅族中凡有的子侄,俱已认熟了一半,凡是那些纨э气习者,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甚至聚赌嫖娼,渐渐无所不至,引诱的薛蟠比当日更坏了十倍。虽然贾政训子有方,治家有法,一则族大人多,照管不到这些,二则现任族长乃是贾珍,彼乃宁府长孙,又现袭职,凡族中事,自有他掌管,三则公私冗杂,且素性潇洒,不以俗务为要,每公暇之时,不过看书着棋而已,余事多不介意。况且这梨香院相隔两层房舍,又有街门另开,任意可以出入,所以这些子弟们竟可以放意畅怀的,因此遂将移居之念渐渐打灭了。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第四回中既将薛家母子在荣府内寄居等事略已表明,此回则暂不能写矣。  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是日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智能农业亲手毁掉了自己建立的王朝。紧急提醒!还剩最后一个月,买不买房都要看!。百万手封死跌停,大牛股8天腰斩,多只千亿市值股重挫!北上资金最新增持的顺周期滞涨股揭秘。”那大圣睁圆火眼金睛,低头看时,原来佛祖右手中指写着“齐天大圣,到此一游。洗盘?明天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