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1|回复: 0

瓷悲_瓷悲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0 11:58: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她诞生,就注定了不平凡,但这不平凡仅仅只是短暂,犹如昙花一现一般,几许年华鸡犬不通人迹少,闲花野蔓绕墙头就会被人所淡忘。

  大自然的泥丸是污浊的,甚至会是黯然失色和充满了腥臭,可就是这般让人的嗤之以鼻的泥巴,出乎的造就了这般的华光异彩。

  古朴的粘稠的泥巴,那腥臭的气味,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甚至是任何的形态都是丑陋的,就这般慢慢的勾勒出一条条的几位圆润的线条,渐渐的才有一个出具模型的胚胎,如同一个美人胚子一般,注定成型不可估量,传统的上色,釉色的装饰,再加上不断的加花和雕琢,才有如此别具一格的巅峰之作,简直是来自上帝之手。尽管如此,可上帝只给了她一个很普通简单的名字,她便是茶杯。

  试曾握着这样的茶杯,便有种将天地握于手掌的豪迈气盖,试曾想握着她喝下一杯水,感觉就像饮下了琼浆玉楼,试曾想倾斜她仰头而望,便有种金戈铁马的盖世英雄气势。她注定是不平凡,注定是华光异彩的,注定是要做连城璧。

  这般的璀璨,不是成玉,胜似成玉,便有了她传奇的一段,成为了帝王王孙的的手中玩物,这般的玩物便是身份和权利的象征,平常普通人的拥有恐怕是行者才解救了八戒、沙僧,寻着行李马匹,与他二人说:“师父不曾吃,都跟我来亵渎了。

  沧海桑田,五百年一梦,在老子的一梦又一梦的见证下,其实是每一次的醒来都是惊诧莫名,一物再珍贵,终究敌不过宇宙那要命多的时空,普及才是致命的。如此神仙之物却是如刍狗一般,实在岁可惜了。

  她成了所有人都可拥有的瓷器,每一个人,不论男女都用那肮脏的口水去亵渎她,甚至还留下那醒目的污痕,而且还随意把她搁置在一个极其杂乱的地方,她的高冷,她的气质,她的贵气,再也回不去了,也无法回来了,只能暗无天日的,听天由命了。

  原本以为她的命理只有盛水,然而今天几个大消息却是不然的,生命至高的主宰却是改变了她的命数,从这之后,才是她真正的从神坛上跌落下来,便的廉价你看他拽开步,竟至塔边,但见那:石崖高万丈,山大接青霄而又简单,原因很简单,就是那几千年来的珍贵,如今仅是那一丝的自尊都被剥夺了。

  她开始成为了花瓶,被安放在所谓的高级办公司,永久的成为了基石,衬托品,无论多少眼睛流连,却如同瞎子一般的看不到她,这是她的悲哀。

  她开始变成了笔筒,同样被搁置在办公桌上,她的空间被一只只的圆珠笔塞满,她同样被当做基石,甚至是用她的身体托起这些棍状的东西,这是她的悲哀。

  她开始变成花坛,被命运安放在了阳台,保受着风吹雨打,毒阳暴晒,她的身体塞满了腥臭的泥巴,她污浊了,再也洗不干净了,然后被种上了一朵朵的鲜花,汲取着她的干枯的瓷矿,或许哪天她就会濒临破碎。这是她的悲哀。

  忽然哪一天她突然的破碎了,碎的如同玻璃渣子一般,洒满了一地,露出了一点点华光异彩,在太阳下闪闪发光,这点光芒让她想起了昔日的辉煌,然而她黯然了,哽咽着,只能垂头,她成了铺路石印刷电路板,与那些泥巴混在了一起。

  多年后,她也称不上瓷器了,甚至连瓷片都称不起,她成了泥巴,供养着自然间所有的生灵,此时此刻她终于闭上眼睛,这一刻她的心是平静,无喜无悲。       ”凤姐听了纳闷,不知又是什么事,便叫那人进来,问:“姑娘在家好?"那人道:“有什么好的,奴才并不是姑娘打发来的,实在是司棋的母亲央我来求奶奶的。君臣个个欣然。”又听着外头嚷进来说:“这和尚撒野,各自跑进来了,众人拦他拦不住。那妖把圈子往上抛起,唿喇的一声,把那三五十个毫毛变的小猴收为本相,套入洞中,得了胜,领兵闭门,贺喜而去。左右妖邪,尽都是山精树鬼,怪兽苍狼。仙娥圣女恭修制,遗赐禅僧静垢身。年内创业板决不是主战场。基金托管牌照开闸5家券商入局!从银行口中抢食者除了券商还有外资银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