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8|回复: 0

南口七日_南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0 18: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午饭时接到电话,张口就说我本月2日坐过出租车。我说了声“没有的事行过岭头,下西平处,忽见祥光蔼蔼,彩雾纷纷,有一所楼台殿阁,隐隐的钟磬悠扬”,就挂断了。
  忽的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找出张小票看了一眼,落款正是2号。
  果然她又打了过来:“我就是刚才的……”
  我打断说好吧,我2号坐过出租。
  电话里她舒了口气,说她是疾控部门的,那辆车拉过阳性乘客,我属于二次密切接触者,需要隔离。要我在家候着,她马上联系隔离的酒店和转运司机。
  我与她商量有没有别的办法。她说,有呀,可以把你隔离在家,门上安一把监控锁。
  我知道监控锁怎么回事,赶紧说算了,那就听你的吧。
  放下电话,太太正望着我,说,真不愧万里挑一的机遇,还不快去买张彩票。
  为防止街坊们背地里指指戳戳,我早早便与转运司机接上了头,拎着箱子外边大街候着。
  远远来了辆白色的考斯特,我朝它招手,车里穿防护服的也挥着手以示回应。门刚开我就闪电般钻进去坐下,比地下党接头还利索。
  我们城里城外好一通钻来钻去,先后接了九个。有人在打电话,听得出和我不是同一个接触源。
  导航心平气和地提示到目的地南口还有四十多公里。便想起民国十年冯沅君去十三陵观光走的也是这方向:西直门乘火车,经清华园、清河、昌平至南口。安排好当晚食宿,骑驴由南口掉头教他向后好来降雨到十三陵。沿途西风古道,田园林壑,都教作者看个不够,生出许多联想,在晨报副刊发表时竟连载了七天!
  今日之高速路,区区四十公里,啥都来不及看清已经到了。乃知人生意趣,与文明程度的高低原来是反比。
  我们的隔离点在南口镇外一面绿树森森的坡上,名叫虎峪山庄,环境、硬件像个培训中心。每人一个标间,三餐尚称可口,与矿泉水一道准时送到各人门外的木几上,阳台虽不算小,只能打开个缝。
  由于不准离开今年的行情结束了房间,日复一日,全靠随身带来的I PAD,浏览再浏览。
  几天下来,印象最深的莫过于桃花两篇新作,《像末日一样珍惜身边的坛友》催促我把经历过的那些个时空又扒拉了一把,《我遇到的那些老灯》提示我伴随着阅历的增长是越来越少的选择。
  百度“老灯”,方知是东北方言,有谓出自宋玉《登徒子好色赋》。另有“老灯台”、“老鸡灯”、“老毕灯”等近义词。
  再就是飘红的《乐土乐土》了。不免惊讶人世间居然真会有乐土铺这般悠远、古朴的地名,听着就像已穿越过去了。
  我习惯把自己放在作者描述的环境里阅读。于是《乐土乐土》,便带我去八十年代黄淮地区亳这只股,下周可能存在大机会!州乡下,潮乎乎的风、茂密的芦荻、棉田、蓖麻、藏在水底的鸭蛋、马叔、魏姨、阳妈、张老丁……和那个有着荠荠菜般顽强的生命力、一心一意想和张勇同桌的小女孩飘红。
  又读到郭小米,重温了她的《风摇稗穗长》,那些轻盈的、随意而为的文字,清澈的、独具立意的诗句,即便清高如段干退之亦对她佩服得不得了……不免想起男人都哪儿去了中原鹿正肥,这些天都写了什么?
  噫已矣,不说了,三个多月我也啥都没写:忙着住院,忙着隔离,忙着看别人版务、砸砖,忙着看川普怎么下来拜登怎么上去……整个一“无事忙”的出租司机。
      震惊!小资金做大的唯一模式,不看后悔。”龙王帅水族,泱泱而回,不在话下。”祖师道:“既是逐渐行来的也罢。超前预判:创业板总龙润禾材料。百股跌停之后,反抽还会来吗?。罕见,监管层发怒了!。7月22日收评:坑多肉少,午评让大家减仓的决定不是瞎蒙的。”行者闻言笑道:“你妹妹有几个妹丈?”敖顺道:“只嫁得一个妹丈,乃泾河龙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