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9|回复: 0

快意逍遥行(2)——长篇原创_快意长篇逍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3-28 22:37: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距离不远,没多久二人就来到了李飞苏家。

  家里极为简陋——二间土坯房,一间屋顶正冒着炊烟,墙壁上挂着几串风干的苞米种,一圈四尺来高的竹篱笆围成一个院子,中间摆着一大四小五个木墩权当桌椅,几只土鸡正悠闲地在院子右角刨食。
  另一边,李老实正撅着屁股弯着腰把满满一勺猪潲倒进木槽里,一头百二十斤的花猪不满地“哼哼”着嫌主人的大勺妨碍了它进食,满院的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猪屎用周期股来防守,持续做好新能源车的中期配置~臭味。

  这就是李老实一家四口安身立命的地方,比人类原始的居住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

  听到动静,正在木墩上择菜的草儿惊讶地叫了起来:“瓜儿,回来了?夫子……也来了!?”
  李老实闻言,回头赶忙过来招呼,李飞苏他娘李秀娘也从灶房里出来了。

  “夫子,您老可是稀客呀!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是不是瓜儿和张家小子打架的事?二丫和我说了……唉,您多担待,瓜儿这孩子命苦哇……”

  “不是这事,我有更重要的事和你们商量……”
  “啥事?”
  “小苏儿的病,你们可请大夫看过?”

  “看过啊,还不止一回,就是请的华康镇上的林郎中。可每次都只开些发散止咳的药,看不出啥具体病症,只说是冻着了……”
  “这不是病根,小苏儿患的是肝疫。”
  “这是个啥病呢?要不要紧?”李老实和李秀娘都心头一紧。

  “……嗯,简单来说,就是肝脏里有病毒,这种病会随着血液流遍全身且无法拔除,而且病毒还有很强的自我繁殖能力和传染性,表现在外的就是病人精神不振,嗜睡,食欲不佳,乏力,不喜言语,情绪低落忧郁,并且随着病毒的增多,症状会越来越严重,长远来看,有可能会早夭。”

  “啊!?”李老实腿直打颤,嘴里茫然地重复着:“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天呐!……”李秀娘干脆哭了起来。
  李飞苏和李心草低下了头。

  “二位先别着急,我有办法可延小苏儿的寿命,虽然无法根治,但是活到一般人的寿数还是不成问题的。小苏儿根骨极佳,很适合修武,你们可愿意让小苏儿拜我为师?先说好,如入我八戒上前扯住乱嚷道:“你可成个人!哄我去买素面、烧饼、馍馍我吃,原来都是空头!又弄旋风,揭了甚么皇榜,暗暗的揣在我怀里,拿我装胖!这可成个弟兄!”行者笑道:“你这呆子,想是错了路,走向别处去门下,极有可能不会长伴你们左右,我会经常带他外出。”

  “愿意愿意!只要能让瓜儿健健康康活下去,我们什么都愿意!”
  “小苏儿,你可愿意?”
  李飞苏抬头看了看爹娘,又看了看草儿,在几人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那好,小苏儿,明天早上来观里找我。”
  出了李老实家,夫子内心感叹:
  “真是造化弄人,这娃儿生就病象之体,乃罕见的习武修真之材,却偏偏顽疾缠身,终身不得根除。上天果然不偏不倚,给予你一些,就要拿走你另一些。”

  第二天,李飞苏早早来到无极观,行过拜师之礼,便迎着朝霞,开始——读书!对,就是读书,加上认字,没有剑,没有刀,笔墨纸砚却一样不少。夜里,李飞苏又跟着夫子学习呼吸,越长越好。夫子管这叫吐呐。

  过了两天,张家家主张大海的二弟张大江回来了,同行的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锦衣男子,傲慢十足,眼神阴鸷,仿佛要吃人一般。
  张大江极尽阿谀,如孙子般侍奉左右,一口一个“刘长老”、“刘大人”叫得倍甜,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当天,张大江告知全村,逍遥”三藏道:“弟子领命派要招收资质优良的小童,五到十二岁的小孩皆可来试,刘长老便是测试人和负责人。
  一时全村震动,家家户户争先恐后。

  能进仙门是人人梦寐以求的事,入了仙门,一辈子不愁吃穿,身份地位更是高人一等,人人敬仰,谁不稀奇?

  只是一番测试下来,全村只有张蒙、张若水、二丫合格,众人大为失望,慨叹命运不公。李飞苏和草儿这些年惨遭张家欺凌,不愿看那一家嘴脸,压根没去。

  二丫得知自己合格,十分高兴,跑来李飞苏跟前道:“瓜这些低位票相对较稳!儿哥,你怎么不去试试?也许可以呢?
  “我就不去了,没得去恶心!况且我这个样子,去不去都一样。”

  李飞苏没说自己已拜师之事,夫子交待过,不要和人提起。
  “瓜儿哥不去,我也不想去,我只想天天和瓜儿哥一起玩。可是大家都说这次机会难得,别人想去还去不了。怎么办?”二丫纠结道。

  “别费神了,这事你决定不了,你爹娘指定会送你去。到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
  “嗯,我会的,瓜儿哥也要好好的哦。”
  ……

  第二天,张大江和刘长老带走了二丫三人。
  小山村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张家却越发的趾高气扬,连没选上的张放都像得胜的公鸡一样得意洋洋,看人都不拿正眼的,只是碰到李飞苏时有点发怵,上回一架打怕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李飞苏的呼吸越来越长,夫子教授的东西越来越多,这些天陆续教了人体经络图、乐理、乐谱,晚上教李飞苏打坐冥想,并让李飞苏感知丹田之气,还教了他一套拳法,让他每天早起迎着朝阳打半个时辰。
  日子就这样平淡如水地过着。

  《天华史》志:神光六年九月,天华国和乌兹国因纳贡之事意见相左而爆发战争,史称“贡争之战”。

  这天日落时分,李飞苏下山回家,刚走到院门前就听到屋里一片吵闹。李秀娘惶恐的声音像锥子一样钻进李飞苏的耳朵。

  “兵爷,兵爷!求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相公!我家只有他一个成年男丁,全家都指望他一个人啊!他要是被抓去了,我一家可怎么活呀,兵爷……”

  李飞苏心头一阵发紧,恐惧像虫子一样立刻爬遍全身,他拔腿就往院里冲。

  只见几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官兵正对着李老实推推搡搡。为首的大头兵怒瞪着一双黄牛眼,唾沫乱飞地吼道:“你这妇人好没见识,当兵乃是报效国家的大好事,没听过一人当兵全家光荣吗?休要再拦!况且家家都有份,不独你家!”

  “那为什么张家男丁那么多,却没有谁去当兵!?你们骗人!”草儿也在一旁帮腔,并试图阻拦。
  “少废话,让开!”

  草儿哪近得了身,被拨了个踉跄。
  “住手!”李飞苏大喝一声,“你们干什么!?不要抓我爹,我家根本不在征兵范围内,你们这时犯法!”
  “小兔崽子,你知道什么是法吗?让我来教教你——看见没?”一个歪嘴掉眉的大汉举起碗大的拳头道:“这个社会,谁的拳头大,谁就是法!我的拳头比你大,所以,你乖乖地躲一边去,否则,有你苦头吃!”

  李飞苏心在滴血,双拳握得青筋暴突。然而他根本无能为力,脸上还挨了一巴掌,嘴唇咬得出了血。
  眼见阻拦不了,李创业板缩量反弹 能否抄底?秀娘哭了起来:“你们这般天杀的!说什么报效国家,不过是拿老百姓的命去换你们的前程,保你们当官的荣华富贵!你们要打生打死,打来打去,关我们老百姓什么事!?就算换一个人坐那金銮殿又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他还能把老百姓都杀了不成?左右不过是你们这些官僚作孽罢了!嘤嘤嘤……”

  然而无济于事,官兵们押着李老实骂骂咧咧走了。
  这一刻,李飞苏前所未有地希望自己快快长大,变强!

  擦干眼泪,李飞苏扶起坐在地上的李秀娘,沉默片刻说道:“娘,别哭了,事已至此,我们还是考虑怎么活下去吧!”

  当晚,李飞苏什么都没吃便返回了无极观,红着眼睛跪在夫子面前道:“夫子,请您快快教我本事,我要变强!我要保护我的家人!”
  “嗯?你想速成?小苏儿,欲速则不达,修行没有一蹴而就的。不过,如果你肯下功夫,倒是可以提高进度。”就完,夫子抽出一支箫来,“今天教你吹箫。”

  李飞苏心中失望,摇头道:“夫子,我不想学这个,我想学搏杀之技!’十步杀一个,千里不留行’!”

  “不要小看这箫,须知音乐和枪法、剑法、符道等修行法门一样,同属三千大道。大道同源,修到最后都是殊途同归。吹箫属音修的一种,若能精通音律声法,人发声则知其身体强弱性状,地发声则知其变化脉动,天发声则知其阴晴冷暖……你天生肝疫,注定一辈子肝气郁结,忧思难畅,如修习箫音,以内息疏导肝气,喧之于口,付之于箫,既可舒解你的肝郁之气,又可壮大内息,强身健体,延你寿数,还照样可以杀敌,何乐不为?”

  李飞苏眼神一亮,“既然这样,我学!”
  “那看好了,注意为师口型和手法。”

  低沉而悠扬的箫音响起,徘徊宛转,如泣如诉,如怨如慕。李飞苏眼前出现一幅画面——清冷的月光洒在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上,四周寂静无声……远隔黄沙万里,一个绝色美人于朱楼上独立寒秋,深情凝望那片巍峨的大殿,相思欲狂……

  一曲终了,李飞苏仍宛如梦中,狂燥的心已平静如水。
      易纲谈中国金融资产结构变迁!发展直接融资要靠改革开放来看十大要点。阶段性反思。二郎见了,急抖翎毛,摇身一变,变作一只大海鹤,钻上云霄来衔。”宝钗道:“你多早晚来的?"那丫头道:“来了好一会子了。炒作总有尽头,带量下杀。空仓的重要性!。大涨然后呢?。散户做A股投资,为什么一定要关注美元指数走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