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回复: 0

连载小说《最先绽开的那一朵山花》第二十一章_山花绽开一朵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 19:37: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某一日的午后,村长来找胡汉民,两人在大门外小声耳语几句后,见老公公连续不歇气地说:“感谢……感谢……一定照办……一定照办……”
  笑眯眯的进屋来,对王婆、王小花说:“快去换件干净、整洁点的衣服,一会儿去乡里……老婆子,给志兵也收拾干净利索点……”
  王小花不明就理,在王婆督促、谩骂中,换好了衣服。
  胡汉民、王婆、大傻子几人都换上、比过年时还穿得庄重的服装,顿时觉得浑身不自在,手和脚都没处放了,像木偶一样傻傻的呆着,又像是田野里架着吓鸟儿的稻草人,站着别扭、坐着又怕把衣服折起了皱子……你看我的样子想笑,我看你的样子也想笑,但大家都是懂礼数的人,知道不能笑场了。
  星夜令金牌下户唤到江州同知、州判二人,丞相对他说知此事,叫他提兵相助,一同过江而去老头刚想点袋烟消磨一下时间,听见大门外狗儿在狂叫,村长急步进到院子来。
  “收拾好没?快走,快走!来回几十里呢……”
  交代三傻在家看好两个娃娃,四人跟在村长后面,出了村,往乡集市方向走去。
  在路上,王小花从他们的谈话中,才听出,这次是专程带大傻和她去乡政府办结婚只有跳出执念才能完成自我救赎手续的。
  以前同老二A股不讲股德 腰斩三次 暂时退市胡志军没有履行任何手续,没有政府的结婚登记证明,没有农村的拜堂礼仪,就那样不明不白的上了床,还生了娃,严格地说,那是违反政策的!未婚生育、计划外生育,认真追究起来,是要受处理的。
  王小花以前在家里,在大姐嫁人时,好像听他们说过“领结婚证”,具体是怎么回事,有什么用途?她不知道,没有人跟她讲过,她也不知道它的重要性。觉得有没有都无所谓,“反正不用每天拿在手里”,“没领过那什么证,还不是成了别人的媳妇……”
  在这偏远的地方,总有很多光棍把外地柺卖来的女人当媳妇,根本就没登记过,也不是双方自愿结成夫妻的;前些年政府要求没这么正规,村里、乡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去过多的深究。所以造成了王小花和胡志军未婚生育的事实周末重磅消息婚姻。
  近两年国家在大力打击柺卖妇女儿童事件,对类似情况加强了处理力度,就有了村长让大傻和王小花先去办结婚证的提议。
  王小花没经历过这种事,不知道其中的玄机。
  不知道婚姻法规定,要男女双方自愿,如是一方不同意,那是办不了结婚证的!她要是知道有这么一说,可以利用一下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或创造点别的反抗机会。
  村长也跟他们反复打招呼、做要求,特别是对王婆、王小花和大傻三位没出门办过事儿的人。
  “到了乡里,不要乱说话;最好不要说话,问你们什么,我知道帮你们回答;不要像在咱们村里一样,张嘴什么都说,政府当官的可不喜欢听你那些劳什子;还有,人机灵点,叫干什么快点干,让坐就坐着,让走就走,要懂礼数,不要乱碰别人的东西,惹他们不高兴了,小心被抓去关几天……”
  她没去个几次乡集市,也从没见过乡里的大干部,感觉他们很凶,动不动会训人骂人。村长告诫自己说话、做事要小心谨慎;一路上就怀揣着不安和忐忑的心情,那还有心思去打别的主意?!
  到了乡里,先去了一家照相馆,让王小花和大傻坐在一起,靠得很近的拍了一张照。
  村长和胡汉民又去了趟百货商店,出来时,背筐里装了满满一兜东西;然后村长带着往卫生院走。
  在卫生院门口,村长从筐里拿出两条上好的卷烟,用报纸包裹严密,和胡汉民先进去了。
  十来分钟后,两人空着手出来,叫上三人一同进去。
  来到一间门诊室,对里面一位穿白大褂、约五十岁左右、头发有点花白,正在办公桌后看报纸的人说:
  “张大夫,人带过来了……”
  “坐,坐。”
  张大夫放下报纸,抬头望了一眼众人。
  王小花和大傻是什么情况,他这一望已经一目了然了。
  拿出笔,边问边记录:“姓名?年龄?居住地?……”
  大傻和王小花不知道他问谁?不知道问的是什么,都按村长的要求“不要乱说话”,继续傻坐着。
  村长忙接过话“山里娃没见过世面,心里紧张,让他爹帮着回答吧……”
  便向胡汉民使了个眼色,胡会意,很客气的又解释了一遍,然后十分流利地回答完所有问题。”因不见袭人,又问道:“你袭人姐姐呢?"晴雯道"袭人么.越发道学了,独自个在屋里面壁呢.这好一会我没进去,不知他作什么呢,一些声气也听不见.你快瞧瞧去罢, 或者此时参悟了,也未可定
  王小花一进卫生院的门,鼻子里闻到那一股股浓浓的消毒水味儿、和药味儿,精神上就害了恐惧性过敏;进屋见到白衣的大夫威坐中央,有些像戏台上坐在中间的升堂大官儿,心里又是一发憱。
  “可别是在这儿来打针或开些苦得很的药让吃吧?……”
  问到她时,所有问题也是胡汉民和村长轮流“帮助”下回答完的。
  就算他俩不“抢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那些奇怪的问题:
  “有遗传病史吗?”“有传染病吗?”“精神上有无问题?”……
  患有精神病和遗传病,是不能结婚生育的。
  像大傻这种智力障碍应该是不正常吧,应该不能结婚吧?可是她不懂,要知道的话,可能会不顾叮嘱,不计后果,当场把情况如实说一下……
  张大夫许询问完,让隔壁一女大夫带王小花去另一间屋子。
  进屋后,女大夫把房门关紧,“把裤子脱了,躺到那张床上去……”
  “干吗还要脱裤子?”王小花不敢问,只在心里默默地想。
  “快点……磨蹭什么?”
  见屋里只有她俩个女人,才慢慢地照做……
  两人回到刚才的屋,女的率先走到张大夫耳边,轻声的说“身体没问题,只是……生过娃的……”
  张大夫连忙止住她的话:“知道了。你过去吧……”
  对话看似很小声,可众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但谁也没说话,就像没啥也没听到一样。
  张大没管众人,只顾低头写字,过了一会儿,放下笔,将两张纸隔着桌子递给村长。
  “好了,这是体检报告……”
  村长躬着腰,笑着双手接了过来。
  “感谢张大夫!太感谢了!”
  胡汉民也连忙起身,堆笑着连说谢谢。
  出了卫生院,又绕到照相馆,相片正好洗了出来。
  王小花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拍照,每天梳头时,只在镜子里看见过自己,没想到,现在自己也变成“画”了!
  画中的自己瞪着眼,嘟着嘴。虽说拍照时摄影师反复叮嘱不要眨眼,要面带微笑,要让自己坐得这么端正、头要抬平、目视前方,可她是怎么也笑不出来,画中自己的样子显得很“木”!而且只拍了半身。还有,画中那个傻子跟她挨得很近,这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这第一次拍的相片,她认为是失败的。
  拿着体检表,带着相片,在村长的带领下,一行人到乡政府办公地。
  临街面是一座两层的砖石楼,底层正中间镂空出两间屋,做为进出的门洞,而且还用铁管做成高高的大门,一看就很威风!
  进到大门里,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四周是房屋,像农村修的四合院民房,只是这个“四合院”比平常人家的大多了!各屋的门都向着院子开的,各屋里都有人在说话,院子中间还不停地有人在走来走去,从这间屋走到另一间屋……
  王小花没来过这个地方,房屋和院子又大又干净,里面的人穿得都很整洁、新颖,说的事情她一句也听不懂,心里有些怯,“这说是戏里说的衙门了?……”
  村长领着进到一间屋。
  “丁主任,下午好,正忙着呢?……”
  不等叫丁主任的从座位上抬起眼来,村长已快步走到他桌旁,从背筐里拿出同样有报纸包裹着的东西,和两瓶带纸壳包装的酒。(王小花这才知道,原来村长和胡汉民先去商店买的就是这些东西!!)放到桌子立柜里。
  “一点小意思,小意思,请丁主任不要客气。”
  “胡村长,你这是干什么?不要搞这些……”
  听声音丁主任好像很生气,但没有制止村长继续放。而且也说得很小声,出不了这间屋子,外面的人根本听不见。
  忙完后,丁主任吸着村长敬上的卷烟,坐在桌子后、背靠着腾椅背,书归正传的提着与张大夫类似的问题,什么这史那史的,什么这病那病的……
  刚开始王小花还自己在想,医生是看病的,问什么病还可以理解,这人也不是大夫,问病干吗?难道他会治病吗?不懂不要乱说话!想起村长的叮嘱,把不明白继续藏心底,以免说出来让人笑话自己人没见识。
  简单地问询后,丁主任让另一工作人员拿出两张表登记,并拿出两个巴掌大的红皮小本本书写着,还将那半身相片贴在了上面。
  “来,过来签字。”
  工作人员对着大傻说。
  大傻今天绝对十分听话,跟在卫生院一样,坐下后一句话不说,也不随便乱动。
  “他俩都不识字,写不了自己的名字……”
  村长怕漏出破绽,又抢答了。
  “这样吧,我帮他们签字,一会儿他们自己按手印……”
  不等丁主任和工作人员同意与否,拿过笔把名字写好了;转身叫过大傻和王小花。
  “这个我不能帮你们代劳了,你们自己来吧”!自嘲一下,像是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
  胡汉民也站起来,帮着指挥。
  “先蘸一下印红……这儿……还有这儿……按一下就行了……”
  丁主任将两个红本本拿过去,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办公柜的锁,拿出一个铁疙瘩,在上面按了一下,递给村长。
  “好了!”
  村长拿过来,很仔细的在眼前看了看,然后笑着转身对胡汉民和王婆说:
  “刚才盖的那个叫钢印。来,看这儿,……虽然不是红色的印子,但比红圆印还真呢……有了这个印,可不就好了吗?!”
  胡汉民和王婆凑向前、似懂非懂的看了一圈,也欢喜地说:
  “好了!好了!……”
  不善言辞的嘴只会说:“感谢,感谢丁主任,感谢这位领导……”
  出了政府院子,胡汉民把空的背筐、和刚领到和的两个红本结婚证交给王婆。
  “事情已经办好了。有了这两个本本,就是有法律保护的了……我这心算是踏实多了……但还得感谢一下几位领导……你们先回家去,我跟村长请他们吃晚饭,今晚可能要晚一点回去了……”
  五人在大门口就分开了。
  村长和胡汉民去街中心联系酒菜,而王婆带着王小花和大傻出了街口往家走。






      一支调整充分的游戏股。市场缩量上涨,留意资金后续是否回流主板!。”宝玉笑着请了个安谢了,又拿了要送给他母亲瞧。贾母道:“你太太瞧了告诉你老子,又说疼儿子不如疼孙子了。他们从没见过。突发利好追涨需谨慎。收市点评指数有望逐步企稳,关注低估值蓝筹。对市场慈悲对自己宽容。风景这边独好。值得学习的交易员感悟:你交易的越频繁,说明你越不会赚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