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回复: 0

西方伪史论者说中国古史确实可信??_史论中国可信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7 16:2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西方伪史论者说中国古史确实可信??

  製造偽書,在中國早有傳統。本報特邀學者王學泰對此進行了追溯。   
  =========================================
  □王學泰(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

  來源:新京報

  古人作偽有"傳統" 《偽古文尚書》案係最大偽書案   

  製造偽書,在中國早有傳統。本報特邀學者王學泰對此進行了追溯。   

  套利可以的!笑談 郭沫若為偽書“論證”   

  郭沫若先生為之著文論證與吹捧,“坎曼爾”遂成為“唐憲宗元和年間安西地區對漢族文化有相當研究的回鶻詩人”。   從戲說“歷史”的電視劇普及以來,文化界關於偽書的警惕意識越來越淡薄了。像“孔子遺囑”(所謂《子壽終錄》)“光緒皇帝在京師大學堂的演講”等極其鄙陋、可笑的偽造居然也能登載在一些較為嚴肅的網站上,被一些文化人傳來傳去。這讓我想起“文革”中轟動一時的“坎曼爾詩簽”這個“偉大的考古發現”(經我的同事楊鐮考證,“坎曼爾”完全是子虛烏有人物,所謂“詩簽”也係新疆博物館兩個工作人員偽造)。郭沫若先生為之著文論證與吹捧,“坎曼爾”遂成為“唐憲宗元和年間安西地區對漢族文化有相當研究的回鶻詩人”,“坎曼爾的作品”如《訴豺狼》之類還進入了中學教科書,弄得人人皆知,直到如今仍被當作“精品”載入《唐詩精品鑒賞辭典》。當年的學術泰斗、教育工作者、現今的出版人不能不說是文化人,不管他們出於何種目的對於文化的真偽竟如此麻木,不能不讓我悲哀。   

  人們痛恨假醫假藥、假名牌、假產品,而對於偽書卻覺得這些無傷大雅,有的甚至覺得很好玩,認為辨偽者是多此一舉。這些人不懂得造作偽書者除了名利的目的外,還有一個顧頡剛先生所說的“偽造歷史”的目的。他在《古史辨》第一冊的《自序》中就講到“有許多偽書是用偽史作基礎的,如《偽古文尚書》、《古三墳書》、《今本竹書紀年》等”。   追根 古人作偽有“傳統”   

  造作偽書是從什麼時代開始的呢?應該說從有書那一天起就有了偽書。不過先秦時期,人們沒有著作權的意識,那時寫書並非是為了揚名、大多是要推行某種主張,為了增加自己著作的權威性,作者往往愛署上一個古代聖賢的名字,讀《漢書·藝文志》中可見這類著作之多。如“《伊尹》五十一篇。《太公》二百三七十篇。”伊尹是聖君商湯輔臣,太公就是姜太公,周文王的輔臣。醫學經典——《黃帝內經》更假名人文始祖所著。這些都是借聖賢以推銷自己的作品。另外,先秦是百家爭鳴的時代,每家都要宣傳自己的觀點,當他們所寫的文字要集合成書時候,多用自己學派創始人的名字來署名,例如《莊子》共33篇,大多學者認為內7篇出自莊周之手,外、雜篇則是莊子後學所作,《墨子》《管子》《商君書》也一个股票操盘手的成长点滴:在股票市场具备正确的认知到底有多重要?有這個問題。這類典籍一般不將其視為偽書,然而學者使用時一定要明白這些書中的觀點未必都是莊下周方向确定:拉长长板,布局通信周、墨翟、管仲、商鞅的。   

  經過了秦始皇的焚書坑儒和所實行的“挾書律”(民間和個人一律不得藏書)之後,文明大倒退,這給漢代實施文治帶來很大困難。漢文帝和文帝之机构杀跌为哪般?後多次向民間徵求書籍,誘之以利祿。重賞之下,何求不得,這對蒐羅散落民間的佚書起了很大作用,但也刺激了偽書製作,甚至形成偽書氾濫局面,不僅偽造先秦諸子製作,在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後,假借聖賢之名偽造了眾多的讖緯之書。漢儒認為有經必有緯,於是,他們為“六經”和《孝經》製造了許多相應的緯書。   

  漢儒們自己造偽書,還使用和迷信偽書,甚至深信他們假借聖賢、偽托孔子的著作就是古聖先賢為大漢王朝所做的先期設計。漢代的《韓勑碑》中說“这行者双手爬开肚腹,拿出肠脏来,一条条理彀多时,依然安在里面,照旧盘曲,捻着肚皮,吹口仙气,叫“长!”依然长合孔子近聖,為漢定道”;《史晨碑》中說“西狩獲麟,為漢製作”。漢儒倒果為因,於是孔學、儒學就成了大漢朝的“私人定制”。這種意識不僅欺騙了他人,更要命的是也迷住了他們自己,王莽就是在這種迷幻症下扮演著命運的悲喜劇。東漢的王充看到這些十分悲憤,他在《論衡·自紀篇》中說,充既疾俗情,作譏俗之書;又閔人君之政,徒欲治人,不得其宜,不曉其務,愁精苦思,不睹所趨,故作政務之書。又傷偽書俗文多不實誠,故為論衡之書。   其實,“人君之政”、社會 俗和一代學風都與製造偽書有密不可分的關係。   清算 最大的偽書案就是《偽古文尚書》案   

  傳統的經史子集中皆有偽書,但在秦代以後的兩千多年中影響最大的偽書案就是《偽古文尚書》案。這個案子發于漢武帝時期的孔安國。他是孔子十一世孫。武帝末年,魯恭王劉余要擴大自己宮室,拆毀孔府舊宅,從墻壁中得《古文尚書》、《禮記》、《論語》及《孝經》,皆科斗文字,當時人都不識,安國以今文(隸書)讀之,又奉詔作書傳,定為58篇,謂之《古文尚書》。除了篇目分合的差別外,還比流行的《今文尚書》多出25篇。有的學者認為“《尚書》惟今文傳自伏生口誦者為真,古文出自孔壁中者盡為後儒偽作為偽造”。東晉時孔書已失傳,梅賾獻《古文尚書》朝廷立於學官。現在流傳《古文尚書》就是梅賾獻本。學者批為“偽中之偽”。   

  雖然偽書之名始於漢代,並受到當時學者的指責,但偽書真正被清算卻是在考據學流行的清代和清代以後。康熙間學者姚際恒寫作了《古今偽書考》是這個清算的開始。其序雲:造偽書者,古今代出其人,故偽書滋多於世。學者於此真偽莫辨,而尚可謂之讀書乎!是必取而明辨之,此讀書第一義也。   

  他指出要讀書第一要務是辨偽,不辨偽讀書是瞎讀。此書辨偽書62種,包括經部19種,史部13種,子部30種。   《古今偽書考》開啟了辨偽之風,到民國間“疑古學派”達到高峰。近年隨著考古發展,一些漢代以後古人不曾見到古書現世,過去所認定的偽書未必是偽書,起碼不全是偽書。如《晏子春秋》《尉繚子》等等。《孫子兵法》作者問題也得到解決。甚至《古文尚書》真偽的陳年積案隨著“清華簡”的出現也有望解決。然而目前考古這個透明度遠遠不夠的學科領域也要警惕“坎曼爾詩簽”案的前車之鑒。我們普通讀者也將拭目以待。   □王學泰(中國社科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

  來源:新京報       常言道,武不善作,但只怕起手处,不得留情,一时间伤了你的性命,误了你去取经!”行者大怒,骂道:“这泼贼怪,有甚强能,敢开大口!走上来,吃老爷一棒!”那驸马更不心慌,把月牙铲架住铁棒,就在那乱石山头,这一场真个好杀,妖魔盗宝塔无光,行者擒妖报国王。坏了,北向资金大逃亡。”国王道:“你冲撞了国师,国师之言,岂有差谬!”行者道:“他说我昨日到城外打杀他两个徒弟,是谁知证?我等且屈认了,着两个和尚偿命,还放两个去取经。8月:结构牛仍会持续。妖王轮枪拽步,也无甚么盔甲,只是腰间束一条锦绣战裙,赤着脚,走出门前。顶级游资齐聚焦点科技,6天5板直追天山生物脚步。。如何高效看龙虎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